信息安全攻防战,体育圈内的“间谍门”
新的时代背景下,互联网企业对公司安全问题越来越重视并做出了许多防范性措施。而在越来越重视商业化与互联网化的体育圈,信息安全问题也正变得日益重要。
0428522015-08-04 16:1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近日,360 董事长周鸿祎给全体员工发送了内部邮件,禁止员工使用微信讨论工作。这自然是新的时代背景下互联网企业出于对公司安全问题的高度重视而做出的防范性措施。而在越来越重视商业化与互联网化的 体育圈,这个问题也正变得日益重要。

 

在高度依赖网络的互联网企业,安全问题早已成为其最关心的话题之一。除了360禁止员工使用微信以防被同行们获取自身的商业机密外,京东与阿里巴巴也曾对员工办公用的社交软件在使用上进行了规定。这显示了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对于信息安全的敏感与重视。

 

而如今,随着体育产业商业化与信息化的程度不断加深,其对于信息安全方面的要求也在逐渐提高。事实上在有关公司尚未全面落实信息安全管理措施前,体育圈内已经出过不少类似间谍门的事件,有些还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商业间谍类

 

说到间谍,最先印入笔者脑海的就是2007年F1曝出的间谍门事件。

 

英国人尼基尔-斯蒂芬曾任职法拉利车队的首席机械师和测试技术领队,鉴于他出色的技术与能力,出色的他自然成为了F1各队争抢的对象。可以说法拉利能够缔造跃马王朝,除了被誉为黄金三角的舒马赫、让托德与罗斯-布朗外,斯蒂芬同样功不可没。

 

但是双方的“恋情”却在舒马赫与罗斯-布朗离开车队后发生了戏剧化的变化。2007年6月,法拉利正式起诉斯蒂芬,指责他将780页关于法拉利车队的机密文件送给了前迈凯轮首席工程师考夫兰。7月3日,警察在后者家中发现法拉利车队的技术资料,法拉利车队也拥有了斯蒂芬盗窃资料的证据,宣布解除其职务。

 


当年,这起事件无疑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时间过去了较久,笔者也依稀记得当时迈凯伦车队在其赛车的空气动力学方面进行了一定的改造,并在短期内使其竞争力得到了可观的提升。

 

而在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第一次听证会上,因为相关证据不足,国际汽联宣布免于对迈凯伦车队的处罚。这一结果自然无法让法拉利满意,自觉受到委屈与不公正待遇的跃马车队不依不挠,执意上诉国际上诉法庭。

 

当意大利的司法部门介入,并在时任迈凯伦车队车手的西班牙人阿隆索承认自己年初就掌握了法拉利车队的绝密资料并说出自己与德拉-罗萨的电子邮件当中曾经涉及了法拉利的机密信息后,案情也出现了逆转。在第二次听证会上,迈凯轮车队被罚扣除2007赛季车队所有积分,并被罚款1亿美元,车手积分不受影响。虽然并未服刑,但坚称自己清白的斯蒂芬还是离开了F1的赛场。

 

去年5月,时年56岁的斯蒂芬遭遇车祸身亡,这仅仅只是一场意外事故,还是与七年前的间谍门有所关联,也使看客们议论纷纷。当然在经过这次事件后,无论是法拉利还是其他F1车队,都在自己车队的商业机密文件管理问题上变得更加重视,毕竟谁也不想类似的间谍门再次落到自己头上。

 

而这类商业间谍案近日也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上演。在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2015赛季分区比赛期间,圣路易斯红雀队被控“入侵”对手休斯顿太空人队的内部网络,“劫走”大量跟赛事相关的数据和球员信息,这起事件甚至惊动了美国联邦调查局。

 

根据《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报道,今年6月的间谍事件很可能跟太空人队的总经理Jeff Luhnow有关。Jeff Luhnow在加入太空人队前曾为红雀队效力,并帮助红雀队建立了一套储存球员信息和交易数据的系统。而有消息指出,Jeff Luhnow“跳槽”后,又为太空人队建立了一套类似的系统。


 

调查人员指出,事发后,人们急欲搞清“Jeff Luhnow偷走了什么重要信息”。目前,红雀队雇人入侵太空人队网络的证据已经坐实,该俱乐部高管也被传唤。报道称,如被最终确证,此次黑客攻击将是美国体育史上第一起“攻击竞争对手的网络以盗取信息”的商业间谍事件。

 

而若抛开互联网技术不谈,其实早在2007年,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就被曝在场上偷拍对手的战术暗号,引爆了著名的“美式足球间谍门事件”,当事方由此受到舆论的普遍谴责。

 

信息窥探类

 

像斯蒂芬这样的事件涉及了商业机密自然有法律的约束与制裁,但许多体育领域内信息窥探类的“间谍”却无法被有效地监管与约束。

 

上一届欧洲杯期间,一名叫做比尔格尔的瑞典记者表示在英格兰与瑞典的赛前窥探到了英格兰队的战术布置。“关于如何防守任意球、角球,我都逐一详细记录,以及哪些球员负责哪些球员这些细节,我都写了下来,我甚至还知道卡罗尔将顶替张伯伦首发。”在之后面对媒体时他这样表示。

 

“我当时在酒店的第三层,后来我从窗户往外看时,恰好发现玻璃顶棚下面的霍奇森,我意识到他正在给球队进行作战部署,所以我决定使用望远镜仔细查看。我没法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幻灯片和战术板上的东西,我均能看得一清二楚。”在知道这些信息后,比尔格尔将它们都告诉给了瑞典足协官员。

 

而瑞典队新闻官也对此供认不讳,“是的,比尔格尔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瑞典助教阿尔姆奎斯特更是对比尔格尔赞许有加:“他给我打了电话,并把自己看到和记录下来的一切告诉了我们,这些信息对于我们而言实在太好了。”


 

在欧洲杯这样重要的赛事中,几乎所有的球队都派出了球探来刺探对手军情。而在很多时候,媒体记者能做的或许并不比球探少,他们为了拿到一手的猛料会频出奇招。比如买通清洁工来看看主帅的垃圾桶里有没有遗留下来的纸质信息、买通酒店人员、在会议室内安装针孔摄像头或窃听器等等。

 

除了这些招数外,他们甚至会遥控无人机对球队的闭门训练进行拍摄。比如去年十二月曼联在训练基地就遭遇了间谍无人机侦查。使用无人机侦查训练的情况并非个案,在上一届世界杯上,法国队在训练中就遭遇无人机侦查。国际足联在调查后发现飞机并非来自法国队即将面对的某个对手,而且一位狂热的法国球迷操控的,但这些事件无疑都说明了加强安保力量对于如今的体育圈而言是相当必要的举措。

 

除了足球圈,2013年的美洲杯帆船赛中也曾曝出美国甲骨文队派遣监视船跟踪对手意大利队的情况,被曝光后,甲骨文队称“深表歉意”。美国BMX自行车越野赛团队也派人在伦敦夏奥会的赛场上,偷偷带着三维地图绘制装置骑行一圈,以便美国人能够仿造奥运赛道并进行训练。

 

而大家比较熟悉的篮球圈类似的事件就比较少见,最多也就是在对方喊暂停的时候跑到对方教练身边偷听一下战术布置。

 

可能的防范措施

 

不过鉴于如今赛事的激烈程度与影响力都大大增加,并且相关商业化规模都不断扩大,因此保护信息的安全的必要性就显得相当突出。


 

如同法拉利车队与太空人队之后做的那样,当涉及到商业机密时,法律手段是必然的选择。通过法律手段,相关组织可以最大化地维护自己得权益,并对相关肇事方进行严惩。当然除了事后的惩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有潜在意图的人员起到了一种警示作用。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组织高层的防范意识也是相当重要的。就像周鸿祎、马云甚至刘强东那样对在员工涉及企业信息的内容上进行事先的防范,同时对员工们加强组织纪律上的管理不得不说是如今互联网化与商业化高度发展的时代背景对企业提出的必然要求。

 

而如若遇到情报刺探类的”间谍“,那么除了自身的防范意识外,雇佣相关的安保人员就显得更为合适。毕竟有丰富经验的专业安保人员对刺探者们的大致招数了然于胸,也熟知如何采取合乎尺度的应对之策。

 

而对于国内的体育从业者而言,也许是因为发展时间较短、普遍体量较小的关系,在对信息安全方面的重视度方面仍然保持在较弱的水平,但相信随着体育产业的不断发展,信息安全的相关问题会得到我们越来越多的关注。


本文部分资料参考以下来源:东方早报、中青在线,转载请注明禹唐体育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