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上千名会员的县级足协是怎样炼成的
校园足球如火如荼,南安的社会足球发展也取得长足进步。
067722020-10-11 14: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肖世尧、张逸之


禹唐体育注:

2005年初,福建省南安市的一群足球爱好者找到刚过而立之年的青年企业家戴宽南,邀请他出任即将成立的南安足协的主席。这几十个足球爱好者,是当地一个球迷组织的活跃分子。“年轻小伙子想踢球,没有队伍也没有组织。一腔热血决定要成立足协。”戴宽南回忆。

  

在那个足球普遍不受重视的年代,一个县级市里的“草台班子”既没钱也没政策,想要成立足协谈何容易。找到当时事业已小有成就的戴宽南,则是希望通过他的号召力,给这个新生组织奠定一点底气。

  

戴宽南既不踢球,也不懂球,面对邀请他着实犹豫了许久。“一个民间组织,凭几个人的热情能做多久?”但他最终答应了下来,“他们的这份执着让人感动,我想就当成一份公益事业来做吧。”

  

让戴宽南没想到的是,这个足协主席他一做,就是15年。时光荏苒,戴宽南的头衔越来越多:福建省足协副主席、泉州市政协常委、南安市人大常委……他还多了一个习惯,每周至少踢一场球。“我现在是三分之一的时间经营事业,三分之一参政议政,还有三分之一专注足球。可惜就是我踢球太晚了,球技差了点。”戴宽南笑称。

  

而随着戴宽南一同改变的,是南安这片曾经的“足球荒漠”。南安足协也从最初的63人发展到上千名会员。这群民间足球爱好者用15年的时间,平地起高楼。

  

创业

  

政府公务员、邮政局职工、学校老师、银行职员……这是南安足协创始人们的职业构成。最初,对于如何利用业余时间办好足协,谁也没有答案。

  

“大家关于协会的发展有时会有分歧、有矛盾,我还要花费精力协调化解,也有很困惑迷茫的时候。”戴宽南回忆,协会创立伊始,活动经费基本靠自筹。“我可以多出一些,但如果就靠我一个人,是不可能长久的。”

  

南安足协副秘书长林艺雄仍记得自己四处碰壁的场景。“南安没有足球底蕴,想要发展必须培养青少年足球爱好者。我们跑遍了市区周边的所有中小学,没有一个学校支持。”

  

2006年,南安足协发起全市第一届小学生三人制足球赛,都找不出一块合适的标准足球场。比赛结束后,林艺雄找到参赛选手的联系方式,挨个打电话说服家长带孩子来参加足球培训班。“训练在寒暑假,费用全免还提供服装,这才有了最开始来培训的20多个人。”林艺雄说,这样的免费培训,一坚持就是14年。

  

就这样,足协组织的比赛从三人制发展到五人制、八人制,再到11人制,再从草根足球扩展到校园足球。戴宽南还号召企业界的朋友通过足球参与慈善事业,南安市慈善国际足球邀请赛应运而生。“南安是民营经济发达地区,民营企业家有回馈家乡的传统。筹集的经费都捐献给了当地学校,用于改善设施和开展足球运动。两者结合既能提升参与慈善事业的热情,也能扩大足球的影响力。”戴宽南说。

  

至于活动经费,都是大家一点一点凑出来的。在南安足协的账本上,记录着历年捐款信息,数额从几百、几千到几十万、上百万。无论能力大小,每一位会员都在为协会发展尽一份心。“大家都希望南安足球能发展好,没有私心,不图回报。”戴宽南说。

  

在协会引领下,各乡镇的足球爱好者也被动员了起来。2010年初,南安足协石井镇分会成立,成为足协的第一个分支机构。“乡镇也有人想踢球,我们鼓励他们组织起来在有条件的乡镇成立分会,这样既能壮大组织,协会工作在乡镇也有抓手。”南安足协创始人之一、现石井镇镇长黄育奇介绍。

  

等到成立五周年时,曾四处“打游击”的南安足协有了自己的办公场所。随着办公室、会员部、竞赛部、宣传部、广告部等部门的逐步设立,这个“草台班子”的规范化运作已初具雏形。但想要进一步发展壮大,戴宽南清楚,还需要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很快到来——足球开始得到南安市委市政府的重视。2012年,南安成立由市长任组长的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2016年,由市委书记任组长的南安市足球发展改革领导小组正式组建。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足球的工作模式,在南安延续至今。

  

彼时已初具规模的南安足协顺势从民间走向官方,成为引领南安足球发展的龙头。戴宽南同时担任了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和足球发展改革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主任。他和他的这群足球爱好者们,活跃在南安足协、校足办、足改办“三块牌子”的背后。

  

“足球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但支持不会凭空而来。我们多年来踏踏实实做出了成绩,展现出了干事业的能力,政府才会下定决心做足球,并且把很多重要工作交给我们一个民间组织来做。”戴宽南说。  

  

活力

  

步入正轨的南安足协很快展现出了民间组织所特有的活力。

  

本身就是学校老师的林艺雄在2012年出任了南安校足办工作组组长。既有足协背景又有教育系统身份的他,对南安校园足球和体育系统的比赛和青少年培训进行了一体化设计。他搭建的五个年龄段梯队既参加校园足球比赛,同时也代表足协。

  

“我们体教之间没有任何壁垒,因为本身就是一体的。每年市财政的100万校园足球专项经费也是先进入足协,再来协调使用。”林艺雄介绍。

  

这种模式下,足协的社会资源也源源不断地注入校园。南安足协秘书长吴焕勇介绍,协会聘请了17名专兼职教练员为校园足球的孩子们提供训练。教育部门规定严格,无法给在职老师发放津贴,就以足协的名义给每位老师每月800元的周末训练补助。

  

2012年5月,南安成立县级“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基金”,“足球+慈善”的规模进一步扩大。据不完全统计,多年来,南安社会各界资金投入已超过5000万元,推动在校园内新建和改造的足球场地达179块。

  

曾经没有学校愿意搞足球的南安,2016年被教育部评选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目前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校”达到51所,“全国足球特色幼儿园”5所。即将举行的2020年“市长杯”南安中小学足球联赛,报名球队达到100支。

  

校园足球如火如荼,南安的社会足球发展也取得长足进步。据统计,南安足协共在7个乡镇、驻地部队和福州设立了9个分会,正式注册会员1051人。2019年,协会共举办各年龄段足球赛576场,石井等4个分会还举办了镇级的足球联赛。

  

不同身份背景的上千名会员成为协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戴宽南介绍,南安足协的16名副主席基本都是民营企业家,他们为协会提供了大量赞助。“他们有些是一直喜欢足球,有些是后来了解足球,最后支持足球。我们因为足球结缘,很多生意也走到了一起,然后再一起投资足球。”戴宽南说。

  

“协会要年审,来自民政局的会员会提供建议。有法务问题,做律师的会员会来帮忙。宣传系统的会员,会帮忙联系媒体……很多事情在协会内部就能推动。”戴宽南说。

  

周剑锋是南安足协创始人之一,15年里他历任多个岗位,在2020年履新南安市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局长。“当时想不到能发展到这个程度,现在的南安足协已经成为全市体育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全国县级足协组织中一面鲜明的旗帜。”周剑锋感叹道。

  

“市文体旅局的体育科人手不多,经费管理也比较严格,主要起协调和指导作用。足协能够灵活调动社会上的人力物力,按照市场规律来办活动、组织赛事。”周剑锋说,“南安足协本身就出身民间,我们已经形成了非常好的管办分离模式。”

  

谈到近年的发展,戴宽南认为南安足协最大的优势是团结。“其实任何一个城市,找到一千个爱踢球的人都不难,难点在于如何让他们聚集在一起。各行各业都有爱踢球的,我们都团结起来,让他们为足球发展出力。”

  

南安足协95名理事中的绝大多数人至今都是兼职,利用业余时间参与足协事务,不在协会领一分钱工资。

  

“可能这也是我们来自民间的优势,我们不单单是南安体育人的协会或者南安教育人的协会。我们是南安所有喜欢和关心足球发展的人的协会,所以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戴宽南说。

  

远景

  

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正式施行,全国的足球事业蓬勃发展。这件足球人的大喜事,却让戴宽南隐隐感到一些忧虑。“很多地方不搞足球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取得了一些成绩。现在大家都开始重视足球了,我们协会怎么继续前进?”

  

“到目前为止,协会很大一部分资金来源还要靠赞助。长远来看,协会必须要自身具备造血能力,实现自收自支才能良性发展。”戴宽南说。

  

如何才能造血?这群民间足球爱好者反复论证调研发现,有没有属于自己的训练基地,是地方足协盈利能力的分水岭。2017年,一个宏大的计划开始酝酿——南安要建自己的足球训练基地。


“我们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南安的冬天很暖和,离高铁站和机场都很近,相对消费水平也不高。等基地建好了,能够承接队伍的冬训和各项赛事、活动。”戴宽南介绍。

  

在南安足协办公室的显眼位置,摆放着训练基地的设计图纸。基地与市政府规划的体育小镇理念相结合,将拥有11块标准足球场。“我们的设计规划还有资金问题都解决了,具体建设因为选址问题耽搁了一阵,现在正在积极地重新选址筹备之中。”吴焕勇说。

  

2019年,南安市入围21个全国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重点推进城市,获得2000万元专项资金,要在2020年底前新建22块足球场地。

  

“整个项目预算4000万,市财政支持了200万,其余的资金缺口都由南安足协自己来多方筹集补齐。”戴宽南说,自己捐钱筹钱也要做,因为他从中看到了机会。为此,他个人率先捐款500万元。

  

“我们先从这些新建的社会场地开始,积累运营经验,可以为训练基地建成后的运维打下良好基础。”戴宽南表示。

  

在戴宽南的推动下,南安足协全资成立了福建南足足球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协会的两位副秘书长王文涵和周尊达分别放弃了市农业银行高管和政府公务员的工作,全职投身到新公司的筹备和运营之中。

  

“一方面因为我真的喜欢足球,另一方面我很看好南安足球未来发展的前景。”周尊达说。

  

戴宽南规划,等协会具备了一定的盈利能力,就可以尝试引入一支乙级的职业球队,借此进一步盘活南安的足球市场,带动青少年和社会足球发展。

  

“希望有一天,南安有一支顶级的职业足球队,国家队能出现南安籍的球员。”戴宽南说,“‘团结、持续、包容、创新’,我们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拥有上千名会员的县级足协是怎样炼成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