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的世纪博弈
如果东京奥运会最终推迟,将成为首届在和平年代未能如期举行的奥运会。
070212020-03-24 10: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姬烨、王子江、肖亚卓


禹唐体育注: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际,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洛桑当地时间22日宣布,将在四周之内完成对东京奥运会举办方案的评估,延期是备选方案之一,而取消则不考虑。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度松口说,如果举办一届完整的奥运会变得非常困难,推迟举办是选项之一,但东京奥运会肯定不会被取消。

  

这意味着,在奥林匹克百余年历史上,东京奥运会成为首届在和平年代未能如期举行的奥运会,已是大概率事件。未来四周,这一奥林匹克的世纪博弈将考验各方的智慧和勇气。

  

调转风向

  

从2月26日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做出“如三个月后疫情威胁不能消除,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的判断开始,国际奥委会在近一个月的无数次表态中都坚称,各方仍按照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想法安排筹办工作。

  

然而,问题接踵而至。随着多国疫情恶化,奥运资格赛因疫情而取消,43%的东京奥运会参赛配额还没发出去;各国相继宣布防疫措施,一些运动员训练备战无法保障;有人担忧体育基本的公平性无法得到保证,有人希望国际奥委会尽快做出决定,还有人指责国际奥委会让运动员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备战……

  

上周,国际奥委会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国家(地区)奥委会、运动员代表、国际残奥委会、转播商、赞助商、世界主要新闻机构等利益相关方密集沟通,并确立了举办东京奥运会的两点最高宗旨:一是保护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工作;二是确保运动员的利益和奥林匹克运动的利益不受损害。国际奥委会表示在距离奥运开幕还剩四个多月之际,做出最终决定还为时尚早。

  

而在过去的48小时,在媒体报道中,要求尽快推迟东京奥运会的声音越来越多。重压之下,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召开紧急电话会,首次官方承认考虑不同方案,并设定了四周的决定期限。

  

在致全球奥林匹克选手的公开信中,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诚恳、详细地解释了当前的困境。他首先表示,取消东京奥运会不在议程之上,因为这将摧毁来自206个国家(地区)奥委会和难民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的奥运梦,取消奥运会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不能帮助任何人。

  

与此同时,他说,如果今天宣布推迟,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也无法确定一个新日期。而且由于奥运会的极端复杂性,推迟奥运会也不像推迟其他体育赛事那么简单。“根据目前的信息来看,对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日期做出最终决定还为时尚早。”

  

何去何从

  

国际奥委会已经排除了取消东京奥运会的选项,那么剩下的可能性还包括如期正常办、如期空场办以及延期举行。

  

定于7月24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倘若真能如期开幕,一个必要的前提是全球疫情能在春夏之交得到有效控制。

  

国际奥委会早在2月中旬就成立了一支联合特遣队,成员来自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日本和东京政府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每日研判疫情进展。但直到今日,巴赫依旧无奈地表示:“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可靠的声明,告诉我们这场与疫情的战斗还要持续多久。”

  

就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松口考虑延期之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奥委会第一时间表态,希望将奥运会延期至2021,他们愿意帮助处理重新安排赛事日程所带来的所有复杂问题。加拿大奥委会甚至明确表示,2020年办奥运的话他们是不会派队参加的。

  

由此看来,除非全球疫情出现重大拐点,否则要在未来四周做出东京奥运会如期正常举行的决定,不仅要面对瞬息万变的疫情,还要面对一些奥委会的反对,想必难度非常大。

  

那么如期空场举行呢?安倍曾表示,东京将举办一届“完整”的奥运会和残奥会。当被问到“完整”代表的意思时,他说:“首先,它对于运动员和观众来说必须是安全的;其次,它必须是激动人心的。”

  

没有观众,意味着奥运舞台将失去其最具魅力的元素之一——比赛氛围。这与日本政府所期待的“完整”的奥运会大相径庭。而空场也并不能解决目前不少运动员备战困难的问题,因此一些奥委会仍会反对。尤其届时如果疫情并未消失,只要举办就会牵涉到大批跨国人员的流动,这让“空场”并无实际意义。

  

最后剩下的只有延期,延期所带来的相关筹办工作变更极其复杂。巴赫举例说:“(如果不能如期举行,)一些奥运会的关键场馆可能不再可用,已经预订的酒店房间非常难以处理,至少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历需要调整……而这些还只是众多挑战的一小部分。”

  

而这还不包括由此产生的巨额成本。但反过来看,待全球战胜病毒之后,再举办奥运会,无疑更加激动人心。

  

延期也符合近期的多数呼声。挪威奥委会指出,“疫情在全球范围得到严格控制前,不应举行东京奥运会”。

  

作为奥运会基础大项田径的掌门人,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也致信巴赫,坦言疫情让今夏举办奥运会“既不可行也不令人向往”。他重申,没有人想看到奥运会延期,但也不能不顾一切地办奥,尤其是不顾运动员的健康。

  

不过与多数人呼吁的延期一年不同,科指出,如果将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办,那将存在问题,“表面看上去这是一个轻而易举的主张,但实际上,各单项联合会在非奥运年要举行世锦赛”。田径和游泳两个奥运基础大项的世锦赛均将在2021年举行。而当被问及东京奥运会是否可能被推迟到今年9月或10月时,他坦言有可能。

  

如果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原则上需要给出一个再开幕的时间,因为接下来的一系列筹办工作都需要按照新的时间来倒排工期。新的开幕时间必须保证届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倘若经过评估,今年之内都无法再办奥运,那只能推迟到明年甚至后年。足球欧锦赛和美洲杯已经推迟到2021年,如果奥运会也推迟到2021年夏天,还将跟游泳和田径两大世锦赛冲突,对于中国来说,还有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全国运动会要举办。而2022年也是体育大年,有北京冬奥会、足球世界杯、达喀尔夏季青奥会以及杭州亚运会等。其中的协调工作需要各方的灵活与魄力。

  

奥运会四年一个周期,对于运动员来说,有其自身的竞技周期,往往根据大赛日历来安排训练。延期肯定会导致一些运动员利益受损,也会有一些运动员受益。

  

目前,美国泳协和田协已经呼吁奥运会延期举行,但美国奥委会至今还未表态。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莎拉·赫希兰德表示,需要充分征求运动员的意见。通过调查,她发现根据主要规则或者最响亮的声音做决定,或许并不切合实际。“我们的一个队员,休假一整年来备战东京奥运会,目前训练也并未受到太多影响,而一旦延期到2021年或更往后,就没有时间备战了。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真实情况,多样性的魅力告诉我们在决策时必须考虑周全。”

  

据了解,国际奥委会在上周与各奥委会的沟通中,也发放了关于疫情影响备战的调查问卷。

  

史上首次?

  

早期的奥运会举步维艰,1900年巴黎第二届奥运会甚至需要“搭车”世博会一起举办。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1944年伦敦奥运会都因为战争原因停办,但仍计入奥运会的届次。

  

“取消夏季奥运会”的事件,在奥林匹克百余年历史上只发生过三次,且都是因为战争。在筹办奥运会的过程中,还曾遇到政治因素干扰、腐败问题、金融危机、兴奋剂丑闻等等,但最后都挺了过来。即便2016年寨卡病毒在巴西爆发,里约奥运会也如期举行。

  

但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带给世界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赛事日程的确定性和疫情蔓延的不确定性构成了目前国际体坛的最大矛盾。如果东京奥运会最终推迟,将成为首届在和平年代未能如期举行的奥运会。

  

在这一特殊时刻,巴赫与运动员分享了当年他作为运动员备战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时经历的各种不确定性。那届奥运会因冷战而先后被部分国家抵制。

  

“我们那时不确定那届奥运会是否举行,也不知道是否被允许参赛。坦率地说,如果当时的决策者花更多时间、根据更可靠的信息来做出最终决定,我会更乐于接受。”

  

“作为一名成功的运动员,你们知道,即使成功希望渺茫,我们也绝不放弃。我们对东京奥运会的承诺也基于这种经历。我们作为运动员的经历让我们必须时刻做好准备,应对新形势。”

  

“作为和你们一样的奥林匹克运动员,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接受并支持我们提出的原则,那就是在保证每一位奥运参与者健康的同时,延续你们的奥运梦想。”

  

“在不知道这条黑暗隧道将要走多久的时候,我们希望奥运圣火能在隧道尽头成为一盏明灯。”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中,让我们大家团结起来!”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奥林匹克的世纪博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