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会检验日本“举国体制”:东京奥运誓夺30金 中日对抗升级
在雅加达,日本亚运军团交出了75金56银74铜的答卷。
0728092018-09-03 10:00     来源:腾讯体育 记者/应虹霞


禹唐体育注:

9月2日,雅加达亚运会收官。中国代表团在奖牌榜上一骑绝尘,日本位列第二。这个成绩体现了现阶段中国体育在亚洲绝对的霸主地位,但日本体育近些年来针对奥运会进行的布局同样不容忽视。


针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制定了强大的备战计划。本届亚运会,日本代表团派出了762名选手,其中男408人、女354人参加,为历届亚运会之最。在田径、游泳、摔跤等多个项目上,日本派出主力选手出战,而体操、乒乓球等项目派出了非一线选手,为世锦赛等大赛保留实力,争取东京奥运会入场券。


对于本届亚运会,日本代表团不设定具体的夺牌目标。日本代表团团长山下泰裕表示,本届亚运会更看重日本运动员的比赛内容,而不是结果,“把迄今为止的强化成果充分展示出来,一切都是为了2020东京奥运会。”


在雅加达,日本亚运军团交出了75金56银74铜的答卷。展望东京,山下泰裕也公开透了“底”:日本代表团的东京奥运目标,剑指30金——在柔道、摔跤、体操、游泳等日本传统强项之外,日本最有希望在东京奥运上夺取奖牌的项目还有“乒羽、射箭、田径、帆船、举重”。


迄今为止在奥运会上最好成绩是16金(2004年雅典和2016年里约)的日本体育,凭啥有底气喊出几乎是翻番的口号,且在中国体育的多个金牌大项中向中国叫板?


仿效英国拿税款供养运动员 日本体育亦走上“举国体制”之路


印尼雅加达,赤道的阳光直射着这座爪哇名城。坐在主新闻中心新闻发布厅的老位置上,柔道运动员出身的山下泰裕,鼻尖和额头却汵出了冷汗。“8.18”开幕日当天,日本代表团团长还在这里侃侃而谈日本的亚运目标和东京展望,短短48小时之内,就经历了天堂到地狱般的“过山车”。因为日本男篮“出事”了。


本届亚运会开幕不久,日本男篮就被曝出有篮球运动员外出买春的行为,很快日本代表团的团长山下泰裕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郑重道歉,将这四个人遣送回国,并立即开除出国家队。8月29日,日本篮协开出罚单,对回国的永吉佑也、桥本拓哉、佐藤卓磨和今村佳太处以禁赛一年的惩罚,此期间不得参加任何正式比赛。


这一事件引爆了日本网的上热议甚至声讨。“这是去度了个假?”“国家税金的蚀虫!”更有消息指称,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正在探讨,或要求涉事球员返还日本政府为其支付的“强化助成金”。这一幕,与四年前仁川亚运会发生在日本游泳运动员富田尚弥身上的“偷相机门”事件如出一辙。


体育丑闻,为何让日本体育界如此坐如针毡,在日本国民中影响如此恶劣?因为在日本,自2014年起,代表国家出战国际大赛的运动员,其国际差旅乃至强化训练费用,是由国家拨付税金,由国民供养的,名曰“强化助成金”。这也是为什么,从索契冬奥会上铩羽而归的日本运动员会被吐槽为“国税蛀虫”。


这种模式跟中国多年来实行的举国体制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在中国,行政干预和国家供养的机制,一直受到讨论,尤其是2008年奥运会中国登上金牌榜第一名之后,摆脱国家供养、将体育推向市场的声音不断;而在日本,为了在东京奥运会上重振民族自信,日本体育界搬出“举国体制”,强化奥运项目的夺牌力量。


日本体育“举国体制”的原初情结,来源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值战后复兴,日本需要一场以国家名义举办的奥运会,来夸示其战后的新面貌。但这样的举国体制,很快被自诩“纯粹奥林匹克”“业余”的日本竞技体育所抛弃。时过境迁,受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东道主倾举国之力取得傲人成绩的刺激,以2013年东京成功申办2020奥运会为契机,日本体育也开始正式走上了“举国体制”的道路。


面向东京奥运会,相比日本,中国“举国体制”的红利,至少已经不是压倒性的优势。


汤姆斯杯让日本尝到“举国”甜头 “国家体育总局”继而问世


在2014年之前,日本各支国家队运动员的强化费用,是由民间身份的公益财政法人“日本奥委会(JOC)”承担的。2014年,日本的国家税金透过日本奥委会和文部省旗下独立行政法人“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开始流入日本国家队和国字号队员。


这样改变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2014年5月,在亚运会和奥运会上金牌为零的日本羽毛球队,历史性地捧得了代表男团最强实力和最高荣誉的汤姆斯杯。


2014年9月,腾讯体育曾实地探访日本羽毛球队所在日本东京的训练基地。


日本羽毛球队男单教练舛田圭太告诉腾讯体育,日本羽毛球崛起的秘诀,除了韩国籍主帅朴柱奉带出的那支独一无二的“多国教练部队”之外,国家资金的投入也起到如虎添翼的作用。从前,平时身为企业员工的羽毛球运动员的日常身份是企业员工,他们每赴东京集训,要自己支付吃住行和场地租用费,昂贵的费用让他们叫苦不迭;如今,日本羽毛球队队员在这些方面只需负担最基本的费用,其他的支出由国家承担。


从2015年10月1日起,日本在原先主管文体事业的日本文部科学省之外,独立设置了“日本体育厅”。这在日本体育界是一个标志性大事,代表日本竞技体育真正进入“举国体制”。以日本体育厅成立为契机,日本国字号运动员的强化训练费用,开始统一经由“日本体育厅”从日本国库划拨。这样,日本也有了类似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国家级行政机构,极大地推动了日本竞技体育的发展。


“铃木规划”瞄准30块奥运金牌 体育预算增长势头强劲


作为新的日本国家级行政机构,新生的“日本体育厅”将之前分别隶属于文部省、日本奥委会(JOC)、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和日本体育协会的运动队及运动员个体的强化训练职能,统一归属到其名下。获得过1988年汉城奥运会男子100米仰泳金牌的铃木大地,被指任为第一任长官。


铃木大地上任之后,提出了“振兴体育”“体育立国”的口号,并在2016年强力祭出了《铃木规划(SUZUKI PLAN)》。


“在里约奥运会上,日本代表团取得了12金8银21铜,合计41枚奖牌,奖牌数超过了上届伦敦奥运会(38枚)。但问题也随之突显:伦敦奥运会奖牌分布在13个项目,里约奥运会下降为10个。日本在奥运会上有稳定夺牌希望的项目固定而有限。这与世界各体育强国处于不对等的较量格局,仅凭这些项目,要想在东京奥运会上取得奖牌数飞跃式增长是困难的。要想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实现JOC设定的奖牌目标,夺得有史以来最多的金牌数,就必须在强化日本王牌项目的同时,挖掘有希望夺牌的项目。”


根据日本体育厅官网的解读,“铃木规划”旨在“为日本体育强化提供支援,提升在国际赛场的竞技力”,近来的目标,是直接“为有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夺得奖牌的运动项目和运动员提供支援”。这一规划是通过向政府申请体育预算,来付诸实施的。


根据日本体育厅官网公示,日本体育厅的预算额度维持在高值且有递增趋势。2015年度,日本体育的预算额为290亿日元(合约2亿9000万美元),2016年为367亿日元(合约3亿6700万美元)。其中,仅仅是用于选手强化活动支援、年轻选手发掘和培养的所谓“竞技力提升事业”一项,就从上一年度的74亿日元(合约7400万美元),急遽增长为103亿日元(合约1亿美元),涨幅高达40%。在奥运周期最高峰的里约奥运会之后,日本的体育预算在2017年度回落到334亿日元(合约3亿3400万美元),2018年则再次增长到了339亿日元(3亿3900万美元)。


目前日本体育厅正在编制2019年度的预算概算。由于2015年至2017年被定位为东京奥运周期的“活动基盘确立期”,2018年至2020年为“夺牌最大化期”,面向2020东京奥运会,未来两年日本的体育预算仍将持续递增,不排除出现跳跃式的增幅。


日本花游教母曾经羡慕的训练局 日本也有了


在雅加达的花游池畔,日本“花游教母”、现日本国家花游队主教练井村雅代,看着曾经的中国爱徒蒋文文/蒋婷婷以自由自选94.100的绝对高分,夺取了本届亚运会花游双人项目的金牌,百味杂陈。她现在的弟子乾友纪子和吉田萌以2分的落差,未能实现对中国队的冲击。


这也是“中国姐妹花”继2006年多哈、2010年广州之后,第三次参加亚运会,第三次获得金牌。多哈之后的2006年冬,井村雅代受聘中国花游队担任主教练,其时,令她雀跃的不仅是文婷姐妹的天赋,集训练池、食堂、健身房于一身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训练环境,让她倍觉新鲜和羡慕。


当时的日本,还不存在像我们的总局训练局这样的,国家队运动员专属训练中心。但如今今非昔比了。这一次前来雅加达之前,井村和她的花游队,是在一个名叫“日本国家训练中心”的据点进行集训的。


“日本国家训练中心”于2008年1月正式建成,旨在“综合提升日本顶级运动员的国际竞技力。”只有日本奥委会“强化指定选手”和各主要竞技团体推荐的强化选手,才有资格享用。随着该训练中心的改扩建,羽毛球、乒乓球、花游等项目相继进驻。仅仅是改扩建一项,日本体育厅在2018年度预算中就单列了一笔36亿日元(合约3600万美元)的经费。


国家训练中心的问世在日本体育界,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以羽毛球为例。2014年9月,笔者曾作为第一个探访该训练中心的外国记者,到访过位于东京都北区的训练中心。在采访中了解到,从前日本羽毛球队没有专属的羽毛球训练场地,需要租借场地或与别的项目轮换使用场地;但在进驻国家训练中心之后,位于室内训练馆三楼北侧的场馆,全天候24小时归属羽毛球队。而拥有了专属训练场馆之后,日本羽毛球队集训时间,也急遽地由之前的一月一训上升到了全年总计200至250天。


“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飞跃!”舛田圭太感慨地说。“有了专属训练场馆,有了集训制度,队员们就拥有了强手与强手之间互相切磋的平台。之前分散在各支企业球队训练,难免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所谓羽球国手的水准也相应地大打折扣。”那一年,日本羽毛球男团破天荒地史上第一次捧得汤姆斯杯。


四年后的2018年,日本羽毛球女团捧得尤伯杯,男团打入汤姆斯杯决赛,南京世锦赛日本队囊括6枚奖牌,桃田贤斗加冕世界羽球新生代小天王。


此番雅加达亚运会,日本羽毛球因为受印尼主场环境影响,仅取得女团金牌,但他们在男单、女单和女双乃至男团上仍具备强劲实力。


体育科研耗巨资 行政体系保障力量大


事实上,2008年1月,与日本国家训练中心同时开张的,还有日本国家体育科研中心(JISS)。两栋建筑物毗邻而立,都位于东京都北区。


根据日本国家体育科研中心的官网,JISS是“在先进的体育科学、医学、情报信息等研究下”,“运用健全的最新设施、器材器械,联合国内外各领域的学者、研究人员、医师等专家团队”,“旨在为日本体育提升国际竞技力提供支援。”


2014年,日本羽毛球男团首捧汤姆斯杯之后,日本男羽单打教练舛田添太就曾向腾讯体育表示,“国立体育科学中心主要为我们提供科学的数据分析,并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为我们派出专门的训练指导员,还有专职的按摩师。当然花费的金额也相当惊人,光是一个伦敦奥运会,整个支援体制的花费就超过了23亿日元,这样的支援体制一直持续至今。”


“JISS,是通往奥运舞台的地方。”(日本女子击剑运动员佐藤希望)“大数据的力量,助我们一起登上世界之巅。”(日本羽毛球队)“JISS,是通往成功的捷径。”(日本滑雪运动员竹内智香)日本各国字号运动员对JISS也充满了赞誉和感谢之意。


在国家提供体育科研支持之外,日本各体育单项协会也积极为运动员牵线搭桥,选配合适的体能师。


以本届亚运会游泳赛场一人独揽6金2银的池江璃花子为例。18岁的池江身高172公分,双臂长对身高比超过108%,黄金比例媲美甚至超过了“菲鱼”菲尔普斯。作为日本泳坛“新人类”,池江是2020东京奥运会最受瞩目的希望之星。恐怖的是,还是一名高三学生的池江,她的身高和力量都仍在持续飙蹿之中。


在她摧枯拉朽般的胜利和恐怖的进化速度背后,一位著名体能师的存在功不可没。为她担任体能指导的,正是日本国足著名球星长友佑都的个人体能师木场克己。木场拥有一套“KOBA式体干训练”秘笈,他对运动员身体素质和机能的打造是跨项目的,对于游泳与体干关系持有一套独特的理论。


2015年,木场接手池江时,通过仰卧起坐,发现她的腹肌和广背肌都相对较弱。通过独创的《体干课程》训练,三年后的今天,18岁的池江因为广背肌的强化,不仅背部变得厚实,双臂伸展后的长度也达到了惊人的186公分,增加了足足3公分之多。在木场看来,广背肌对于划水的动作和效率极为重要。


2016年,日本体育厅问世后,将国家训练中心和与国家体育科研中心整合,并命名为“高竞技力中心(HIGH PAFORMANCE CENTER)”。中心的主任,正是本届亚运会日本代表团团长山下泰裕,是体育厅长官铃木大地的直接属下。


山下泰裕是1984年奥运会柔道冠军,铃木大地参加过1984、1988年两届奥运会,在汉城拿到100米仰泳冠军。在日本,共同参加过一届奥运会的国家队运动员有“同期”一说,类似于同一年进入公司的员工。山下泰裕和铃木大地私交甚笃,有空时会相约喝上一杯。铃木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从前,日本体育的各个职能机构各自为政,现在,行政机构经过体育厅的整合理顺了关系,个人之间的融洽关系也成为“打通各个职能机构的方式”,互相间的协作会更加通畅、便利。


中日较量呈现几大激战区


里约奥运会,日本共夺得12枚金牌,其中柔道3枚摔跤4枚体操2枚游泳2枚羽毛球1枚。在被问到东京奥运会有夺牌希望的项目时,山下坦率表示,在柔道、摔跤、体操、游泳等日本传统强项之外,“乒羽、射箭、田径、帆船、举重值得期待。”


体操、游泳、乒羽、射箭、田径和举重,也是中国的优势项目所在。这意味着,在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上述项目,将成为中国与日本争夺奖牌乃至金牌的“激战区”。


本届亚运会,中国队与日本队各自拿下19枚游泳金牌,从结果上看,平分秋色,但距离日本队的目标有一定差距。按照《日本游泳中期规划(2016-2024)》,日本游泳在东京奥运会上的目标是“取得多枚金牌”,而在前哨战的“雅加达亚运会金牌总数超过中国”。尽管在雅加达未能如愿,但咄咄气势已经初现端倪。


东京奥运会上,除了男子混合泳日本占优、男女中长距离自由泳和男子仰泳中国占优之外,预计日本与中国将在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男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男子蛙泳、女子短距离自由泳项目上展开奖牌对决。而随着日本小花池江璃花子的崛起,东京奥运会日本游泳的金牌点完全有望超过里约奥运会的2枚(萩野公介,男子400混;金藤理绘,女子200蛙)。


东京奥运会羽毛球赛场,中日的激战区或将再次出现在男单、女单和女双上。日本队在这三个项目中都具备了夺金实力,东京奥运的金牌数量或将超过里约时的1枚(女双高桥礼华、松友美佐纪),进入全面爆发。


本次亚运会,中国举重因禁赛未能练兵,日本体操派出了以新生代人物谷川翔领衔的二线队,日本乒球亦只派出了二队。这样,中日在举重、体操、乒乓球三项,未能在亚运赛场过招。展望东京,中日体操男团和男子全能的金牌争夺将一如既往的激烈。乒乓球男女单打和团体也将是刀光剑影的沙场,特别是日本男单张本智和的存在,将极大地冲击男单的夺冠局势。


田径赛场,中日唯一有可能直接碰撞的,恐将仍然是男子4*100米接力。男子百米,苏炳添和山县亮太、桐生祥秀、剑桥飞鸟等一众日本飞人将竞争决赛权。


结语


本届亚运会因为种种原因,中日体育PK未能如事先预期中的那样,以火星撞地球般的决绝淋漓展开。殊不知,在国人视线未及之处,日本体育,正在悄悄“布”下一盘大棋;中日体育之间的残酷竞夺,将在东京奥运会以更加猛烈的势头到来。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亚运会检验日本“举国体制”:东京奥运誓夺30金 中日对抗升级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