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还是他山之石?各地奥运场馆赛后怎么用
奥运会向来都是耗资巨大而又非花钱不可的项目,然而短短十几天后,花上大价钱建造的奥运场馆在一刻热闹后,又该怎样发现和利用它的长久价值?各国既有前车之鉴,又有他山之石。
0333812016-07-30 15:00     来源:新华网


禹唐体育注:

奥运会向来都是耗资巨大而又非花钱不可的项目。历届奥运会主办国几乎都要在基础设施、场馆建设等方面投上巨资,以满足举办奥运会的要求,展示一国风采。然而,短短十几天后,花上大价钱建造的奥运场馆在一刻热闹后,又该怎样发现和利用它的长久价值?各国既有前车之鉴,又有他山之石。

  

北京:赛后场馆转型多元、利用率高

  

据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介绍,2008年北京奥运会共使用了31个场馆。其中12个为新建、11个改建,还有8个是临时建筑。其中,部分场馆归属高校,目前主要服务于大学体育教学及周边居民健身。今后还将进一步向社会开放。

  

像鸟巢、水立方、五棵松体育馆等场馆属于社会化程度较高的一类。“比如五棵松体育馆建设了篮球公园,是目前国内最集中的标准场地;水立方经过改造,平时成为嬉水乐园;鸟巢也开展了很多全民健身的服务项目。”还有一部分场馆主要应用于竞技体育,比如射击、自行车场馆等,目前作为国家队的训练场地。场馆赛后利用已实现了“既服务赛事,又服务全民健身,既服务会展,又服务旅游休闲”。

  

伦敦:建临时场馆易拆除,资源节约再利用

  

2012年,英国伦敦举办了第三十届夏季奥运会。为举办奥运会,伦敦共新建14个场馆,其中8个是临时工程,赛后即拆除,所用建材和设备都会在英国其他地区重新派上用场。主体育场——伦敦碗被改造成足球场,自行车场馆被改建成一座自行车公园。


雅典:大型场馆被废弃

  

2004年,雅典举办了第二十八届奥运会。当时花费71.3亿英镑建成的奥运场馆利用率很低,并出现了大面积的遗弃。大部分场馆已经面目全非,有些被废弃的场馆人迹罕至,野草丛生。这是由于希腊的经济衰退和债务危机造成的,不仅造成了贫困和失业率的激增,连带影响着奥运场馆的衰败。

  

悉尼:奥运场馆转型成公园,活动丰富用途多

  

2000年,悉尼举办了第二十七届奥运会。赛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成立了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管理局。该管理局整体管理奥林匹克公园,并承担一部分场馆设施的运作。如今,这个公园已经成功转型,举办各种体育和文化活动,如悉尼皇家复活节嘉年华、悉尼艺术节等,因此也成为悉尼的著名旅游景点。

  

亚特兰大:商业化运作,走省钱之道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举办了第二十六届夏季奥运会。赛前,亚特兰大就制定了赛后场馆的利用规划。在设计和建设场馆的过程中,亚特兰大走的都是省钱之道,量力而行。赛后场馆的运用也比较理想和充分,比如主会场改造成为当地棒球队的主场,水上中心捐赠给场馆所在的大学,用于学生活动等。

 

首尔:奥运场馆连续亏损,仍在谋求改善方案

  

1988年,汉城奥运会成功举办。但其主场馆蚕室综合运动场却连续巨额亏损,据韩国《中央日报》2013年4月的报道称,亏损总额已达523亿韩元。首尔市城市规划局长李悌源说:“从2003年开始,几次提出将体育场和棒球场以外的地区兴建旅馆和展览馆,但遭体育界人士强烈反对,加上考虑到民众心理,无法进行。”首尔市政府仍在谋求再开发计划。

  

莫斯科:主场馆仍在运营,经营状况良好


1980年,莫斯科举办了第22届夏季奥运会。直到现在,主场馆卢日尼基体育场仍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及娱乐场馆之一。除了作为俄罗斯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外,该馆还为大型国际体育赛事提供比赛场地,也是俄罗斯大众从事体育活动的场所。卢日尼基股份公司的成立以及莫斯科政府对商业开发的鼓励,是该馆获得稳定收入的重要原因。

  

蒙特利尔:场馆建设耗资巨大,赛后经营不善

  

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了第21届奥运会。其场馆利用却被人视为奥林匹克运动在运营方面的失败案例。蒙特利尔场馆建设耗资巨大,活动结束后经营不善,影响举办城市经济发展。由于投资失去控制,奥运成本竟超过预算20倍。奥运会后,蒙特利尔公民承担了一个新的税种———奥运特别税,而且一交就是30年,直到2006年11月才还完债务。


里约:赛后场馆利用已有计划

 

2016年的奥运会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办。巴西政府计划投入144亿美元打造奥运会,并表示大部分项目的融资渠道来自“增长加速计划”。巴西里约奥林匹克公园将作为奥运会的主赛场,承办10个奥运项目的所有比赛。


奥运会结束后,此处场馆集群将成为南美首个奥林匹克训练中心,用来发掘和培养体育人才。奥林匹克公园内至少有60个区域将在赛后重新开发利用。里约2016奥组委主席卡洛斯·亚瑟·努兹曼表示,奥林匹克公园将为巴西体育界遗留一座堪称典范的训练中心。

  

东京:最贵主场馆被终止,新方案值得期待

  

2020年,东京将举办第32届夏季奥运会,主场馆最初采用了伊拉克裔英国籍艺术家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该方案曾被称为奥运史上最贵主场馆,最终因耗资巨大而被日本政府弃用,从而选用日本著名设计师隈研吾设计的新方案。

  

新设计方案整体结构以木和钢为主,效仿日本传统寺庙的外观。场馆高约50米,田径赛场则位于下沉地面。更关键的是,新场馆将耗资约1530亿日元(约12.6亿美元),远远低于原计划的2520亿日元(约21亿美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宣布这一计划时表示:“新的主场馆是一个非常棒的计划,既满足了使用需求,同时对建筑周期和预算的要求相对较低。”


本文转载自新华网,图片来自网络,原标题:前车之鉴还是他山之石?各地奥运场馆赛后怎么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