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电竞市场产值或超500亿 缺乏核心竞争力影响赛事布局
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新兴项目,尽管存在争议和误解,但电竞在中国发展很快,今年该行业总产值有望超过500亿元。不过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中国电竞缺失研发和原创能力,因而没有核心竞争力,也影响了整体赛事布局。
0424212015-11-30 11:10     来源:新京报 记者/孙海光


禹唐体育注:

为期3天的2015年全国电竞总决赛(NEST)在厦门结束,这是国内首个国家级综合电竞杯赛,创办3年来渐成气候。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新兴项目,尽管存在争议和误解,但电竞在中国发展很快,今年该行业总产值有望超过500亿元。不过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在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任丁东看来,中国电竞缺失研发和原创能力,因而没有核心竞争力,也影响了整体赛事布局。


市场:2015年总产值或超500亿


RIOT(拳头游戏,美国游戏公司,代表产品英雄联盟)官方确认,上海香蕉文化公司将承办2016年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明年起,香蕉文化将负责LPL在中国地区的赛事执行、赛事直播和现场管理等工作。上海香蕉文化的老板正是圈内人称“王校长”的王思聪,这是他布局电竞行业的重要一环。正在进行的NEST,王思聪的IG战队也有参赛,不过首日就被淘汰。


LPL是国内顶级LOL赛事体系,是通往全球总决赛的唯一途径,汇集了国内最强12支职业战队。本年度,LPL最高同时在线观战人数为400万人,整个赛季累计观战时超过3.5亿小时。


此前一天,九城旗下公司拿下了《穿越火线2》未来5年在中国内地的独家发行权和运营权。为此,九城耗资5亿美元从韩国游戏开发商手中拿到这一权益。


临近年关,中国电竞市场仍处在活跃阶段。据负责运营NEST的上海华奥电竞信息公司负责人介绍,2014年,中国电竞市场总产值为226.3亿元。今年在转播版权、广告赞助、用户付费、体彩竞彩等四大因素推动下,电竞整体规模有望超过500亿元。2014年英雄联盟S4总决赛的直播观看人数达到了2700万人,超过了当年NBA总决赛第7场观看人数1700万人。


“这个数字统计的口径不太一样,我们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官方数字,但总体来说是一个向上的趋势,因为整个产业链逐步形成了,从产品的研发到赛事,从直播平台再到相关的产品,这跟以往有很大不同。”丁东称。


电竞市场的发展也加剧了直播平台的扩展和竞争,虎牙直播、斗鱼TV、战旗TV等直播平台迅速崛起。与之对应的是电竞主播的身价飙升,月薪多在百万元,最高者达到了200万。“市场决定一切,既然市场有这个需求,反映出来的情况也是应当的。”丁东称。


个体:一支战队年花费千万元


NEST开赛首日,LGD战队便在8强赛中输给了VG战队,刚复出的“宣告”帮助VG完成逆转。LGD是国内一支老牌战队,圈内粉丝称之为“老干爹”,今年代表中国参加了S5全球总决赛。当然,维持一支战队并不容易,LGD经理小莫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称一年的花费在千万元以上,选手的薪水较前两个赛季翻了数番。


LGD有过辉煌的战绩,不过本赛季成绩并不算好,相继在S5、NESO和IEM上早早出局。但这并不影响LGD在粉丝心中的地位,他们上周还发起了与战队成员共进晚餐的拍卖。小莫也介绍每次大赛都会安排选手与粉丝见面互动,在这个圈子里,他们是绝对的明星和偶像。


目前,LGD战队有3名韩国外援,选手工资也成了俱乐部的一大支出,“国内电竞市场的确有了长足发展,这从俱乐部运营和选手工资上就能看出来,比前两个赛季翻了好几番。”小莫表示,“比如拿到全球总冠军的韩国选手,身价动辄几百万的。国内一线队员也有一两百万的。”


小莫介绍LGD战队一年的支出在千万以上,单靠奖金是无法维系的。此前在S5全球总决赛中,LGD早早出局,错失了争夺百万美元奖金的机会。“我们有相对完善的资金链,有厂商和赞助商,这就跟上市股份公司一样,会有很多人给俱乐部来集资,淘宝、联想、华为都是我们的赞助商。”


不过像LGD这样的大俱乐部并不多,很多二、三级俱乐部入不敷出,“电竞这个行业,还是得以成绩说话,打不出成绩,就没人愿意投钱。”小莫称LGD是为数不多拥有自己青训队的战队,“大众还没有完全接受电竞,很多家长还是有误解,我们在队员选拔上也存在很大困难。希望大家能认识电竞跟游戏的区别,以后可能会有更多人参与进来。”


忧患:很多项目受厂商的制约


创办于2013年的NEST是首个国家级的电竞综合性杯赛,3年来渐成规模,今年的单日票为100元,最高档的是目前电竞中少见的2000元门票。此外,以省市为单位采用全运会模式的NESO,以及全国高校联赛相继诞生,这些都是中国电竞赛事布局的一部分。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丁东数次提及正在“构建赛事体系”,但他直言这并不容易,因为现有主流项目的研发都不是中国的,“中国电竞缺乏核心竞争力。”


谈及中国电竞与韩国、美国的差距,丁东第一个谈到的就是产品研发,“从上游我们就落后了,我们没有研发和原创,没有核心竞争力。”


没有研发就没有话语权。本周,九城旗下公司耗资5亿美元从韩国游戏厂商手中买下了《穿越火线2》在中国内地的发行和运营权。


与其他体育项目不同,电竞有完善的产业链,核心竞争力的缺失直接呈现在赛事上。“电竞一定要围绕赛事展开,这是它作为体育项目和职业体育的最大特点。赛事完善了,与之相关的直播、俱乐部建设和队员培养,才会在这样的平台稳定发展。”丁东称大家都知道要从赛事入手,但很多项目又受厂商的制约,这是一个很大的难点。在LGD战队经理小莫看来,国家层面的介入会让电竞得到更好的推广。


除了赛事,不完善的行业管理也会制约电竞的发展,“我们对职业俱乐部和职业队员的规范做得还很不够,行业的自律还没达到应有的水准,相关制度的制定也很落后。”丁东称如今的电竞行业多是自发性质,这需要管理部门去引导,“作为一项互联网时代衍生出来的项目,电子竞技从诞生起就不是在体育管理部门下成长的,它的社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程度很高。这个时候再去规范和管理,确实难度很大。”


“我们也在摸索,一方面是构建赛事体系,另一方面是加强基础建设,正在研究对俱乐部、队员以及裁判员管理的制度和办法。”丁东说。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原标题:中国电竞“从上游就落后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