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铝事件轰动中国体育界 篮协曾陷公信危机
2008年爆发的“凤铝事件”曾经轰动整个中国体育界,NBL球队凤铝俱乐部状告中国篮协堪称中国篮坛第一案,使得中国篮协一度陷入了严重的公信危机……
0233352014-09-04 11:20     来源:网易体育


2014年,对于CBA最为重要的事情便是扩军。回顾历史,从2005年中国篮球正式走上职业化道路开始,扩军便会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讨论之内。然而,在2008年联赛扩军的评估、准入与公投当中,却爆发了曾经轰动整个中国体育界的“凤铝事件”,使得中国篮协一度陷入了严重的公信危机。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这个极具“杀伤性”的历史事件:


2008年4月7日,NBL第一阶段比赛结束,宁海赛区天津获得第1名,张家港赛区青岛获得第1名,凤铝位列该赛区第4名。7月5日,NBL第二阶段的比赛结束,广东凤铝获得冠军,天津荣钢获亚军,青岛双星获季军。而早在此之前,CBA联赛委员会在千岛湖会议上通过了《2008-2009赛季CBA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实施方案》。8月7日,CBA联赛准入评估小组完成了对广东凤铝、天津荣钢与青岛双星的准入评估工作,三家俱乐部均通过了准入评估。


9月4日,CBA联赛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当天会议代表25人,正式投票委员一共16名。需要说明的是,当天一位中国篮协的委员临时有急务未能出席,致使有表决权的人数没有达到规定的17人,这留下了隐患。会上,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就上述三家俱乐部谁将拥有2008-2009赛季CBA联赛的参赛资格进行表决。投票结果:天津8票,青岛7票,凤铝1票。这样,天津荣钢获得参赛资格,青岛双星获得替补参赛资格。


必须强调的是,当时篮协非常希望奥神男篮回归联赛,但考虑到奥神与篮协之间的巨大矛盾,在这次会上委员们临时提议,一旦奥神没有回归,那么应该选出一个候补资格,而这个临时动议并不符合规定。这也成为日后纷争的焦点。


9月5日,凤铝俱乐部到中国篮协,以诉诸法律相威胁,要求中国篮协更改联赛委员会的表决结果,但其以俱乐部内部原因为由拒绝篮协让其提供书面申诉材料的要求,在和篮协工作人员谈话时,甚至偷偷采取录音手段。次日,凤铝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质疑投票确定俱乐部参赛资格的合法性,认为篮协是临时将升级依据由准入制改为“投票公决”,俱乐部从不知道有投票表决一说。此外认为篮协实际上操控着过半票数,投票过程存在暗箱操作,并表示要状告中国篮协。13日,凤铝俱乐部第二次到中国篮协,要求篮协更改投票结果。联赛办公室负责人再次要求凤铝按申诉程序提交书面材料。


9月21日,鉴于北京奥神未通过准入评估,失去CBA联赛参赛资格,青岛双星篮球俱乐部替补参加2008-2009赛季CBA职业联赛。


9月23日,凤铝俱乐部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其律师表示要质疑“CBA联赛的合法性”、“CBA联赛准入规则合法性”以及“现有16家俱乐部是否合法进入”。质疑现有这些球队:“是堂堂正正从大门进来的呢?还是从烟囱进来的呢?”


10月6日,凤铝俱乐部向国家体育总局提出书面申请。请求总局依法行使监督权力,撤销中国篮协关于2008-2009赛季CBA联赛俱乐部的准入决定,确认广东凤铝篮球俱乐部具有2008-2009赛季CBA联赛的参赛资格。凤铝俱乐部在申请中质疑《CBA联赛委员会章程》的合法性。


10月7日,CBA联赛委员会在北京召开,全体委员对“凤铝事件”进行了讨论, 25名委员再次无记名投票表决:天津荣钢25票、青岛双星24票、广东凤铝0票。会后16家俱乐部发表《联合声明》。眼看犯了众怒,10月10日,凤铝俱乐部改了口风:16家俱乐部声明的内容,与凤铝俱乐部的主张并无矛盾,凤铝俱乐部质疑的不是CBA联赛的合法性。


10月21日,国家体育总局对凤铝俱乐部的申请给出正式回复。并不满意的凤铝俱乐部于22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对中国篮协的诉讼状。10月2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凤铝俱乐部的行政诉讼,不符合起诉条件,不予受理。


11月2日,凤铝俱乐部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退出中国篮协组织”,并发表长篇“退出声明”。3日,中国篮协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说明有关情况,澄清“凤铝事件”真相。到此轰动整个中国体育界的“凤铝事件”以凤铝俱乐部退出篮协组织委结局宣告结束。


当时有媒体便表示,凤铝事件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役。的确,凤铝俱乐部不但没有成功进入CBA,而且还永久的离开了中国职业篮球赛场;中国篮协尽管顶住了巨大的压力,但其的公信度一度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用白岩松的话说:“凤铝事件,透露出顺境中的中国篮协让人不安的固执与自负。”


事后,当时中国篮协掌门人李元伟也总结了中国篮协在前期工作中造成日后纷争的三大失误:第一,9月4日出席会议的联赛委员人数缺一人而未达到法定人数;第二,决定替补俱乐部的程序与表决方法存在瑕疵,通过临时动议时不够慎重;第三,准入办法中确有不明确和不完善的地方,容易造成歧义与误解。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