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对,我深爱:体育的非“举国体制”搞法
抗议者们对政府的意见并不影响他们对巴西足球的支持。在街上,随处可见的游行的口号之一就是:“人民不是反对世界杯,而是反对世界杯的组织者。”
0307442014-06-20 15:28     来源:南方周末

我反对,我深爱!


一大群人正快速穿过大西洋大道,走向球迷公园。他们脸上惨白的面具,在圣保罗昏暗的黄昏中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一个400人的游行队伍,举着“我们不要世界杯”、“FIFA(国际足联)滚回家”的标语。球迷公园四周,巴西警察迅速集结,一场警察与游行者的冲突,成为球迷们狂欢和呐喊的背景。而此时,世界杯的第一场比赛才刚刚开始十分钟。


无论是巴西,还是中国,哪里都有阳光,哪里也都有黑暗。”中国驻巴西大使馆前外交官王卫光说道。


主席台卫生间设计“有待完善”


“这不是一个比赛,而是一场大派对。”旅居巴西三十多年的王卫光说,“中国人喜欢华丽、一致、意境深远,但巴西人只想在宽松的环境表达对足球的热爱。”

6月12日下午,超过10万人在科帕卡巴纳海滩观看了开幕式。距离大屏幕比较近的球迷注意到,在圣保罗的伊塔盖拉体育场的贵宾席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等嘉宾悉数到场。


按照惯例,贵宾就得享受“贵宾待遇”:北京奥组委早在2006年就曾承诺,将在两年后的北京奥运会上,为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王室代表提供“特殊礼遇”。


但在伊塔盖拉体育场,贵宾区的“特殊礼遇”着实让贵宾们感到了尴尬。最为人所知的是,开幕式进行到一半,贵宾室的天花板漏水了……


国际足联执委会成员张吉龙从专业的角度向媒体透露,球场的贵宾通道、灯光设置都“存在一些问题”。更重要的是:主席台卫生间的设计“存在有待完善的空间”。


和伊塔盖拉体育场一样,位于纳塔尔的沙丘体育场,也是在旧场馆的基础上改建而成。开幕式那天,那里的卫生间装好了坐便器,却没有装门,一个个坐便器只能“裸露”在阳光下。


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工地属于“保密单位”;奥运会开幕前已经做过多次“测试赛”。但在巴西,直到开幕式那天,许多体育场仍旧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工地。


大型赛事体育场搭建临时建筑,是大赛常见的情况。“但即使临时,也应该干净吧?”上海广电特派巴西世界杯记者刘雅东在马拉卡纳体育场的通道上,看到的是各种油漆的污点,和随处摆放的脚手架。


在国际足联网站上,揭幕战的票价是264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780元。但买到票的球迷,却很有可能“没有位子”——揭幕战当晚,伊塔盖拉体育场还没有来得及安装好所有的座位。


场馆的草皮状况是足球比赛的重要环节。在英格兰和意大利的小组赛场地,巴西北部城市马瑙斯的亚马逊体育场里,管理员开始往草皮上喷起了绿色的油漆。BBC体育记者菲尔·麦克纳迪(Phil McNulty)亲眼见证了草地“起死回生”的变化:“至少现在整个草地看起来是绿色的了。”


不过,人们仍应对世界杯开幕式如期举行感到幸运:一天前,开幕式和揭幕战的主会场伊塔盖拉体育场的入口处,还搭着脚手架和灰色防水布,没有一点儿完工的迹象。


巴西作为足坛“一哥”,在承办演出方面,确实和世界足球排名103位的中国相差很远。


“我们没有什么可尴尬的”


硬件如此,赛事的管理也很让人意外。


最让人们难以忍受的,还是巴西的善变。6月9日,国际足联宣布,原定主题曲主唱詹妮弗·洛佩兹因为“版权问题”退出开幕式表演。但开幕式前一天,当大家已接受她不会出现的现实后,国际足联又宣布,这位拉丁天后将如期亮相开幕式。


和她一样不断改变主意的,还有巴西女总统罗塞夫。因为巴西民众反对世界杯的情绪,罗塞夫曾放风称会缺席巴西世界杯开幕式,体育部长里贝罗将代为出席。


但开幕式前,罗塞夫忽然改变主意,决定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德国总理默克尔、美国副总统拜登、荷兰国王威廉等二十多国元首、政要出席开幕式。

本届开幕式还将创下一个记录——用时最短。二十几分钟后,开幕式结束,此时距离开幕式仍有4个小时。


巴西时间6月12日下午5点,巴西对克罗地亚的揭幕式开始没多久,伊塔盖拉体育场的大灯忽然熄灭。但比赛照常进行,巴西观众似乎对这种“意外”习以为常。“当时天色还早,对比赛没有影响。”刘雅东说,记者们甚至都不愿意报道这次停电事故。


2014年巴西世界杯,在12个城市的12个球场举行。其中相隔最远的阿雷格里港与马瑙斯之间,距离2800公里,超过了北京与乌鲁木齐之间的距离。


这样的比赛地点安排,对应的却是巴西糟糕的公共交通。巴西全境少有火车,圣保罗到里约热内卢,四百多公里,被刘雅东形容相当于“从铁岭到大连”。其间经过无数的盘山公路,没有一条隧道。


酒店也是一个大问题,数量严重短缺。库里奇巴足球场有45000个座位,而该市酒店客房数只有15000个。


巴西世界杯准备不充分,已经被吐槽很久。吐槽大军中,有巴西人、外国人,官方、非官方,而最有力的吐槽,却来自国际足协的官方推特。


网络上疯传的那张照片——身着巴西队服,手拿门票,坐在体育馆水泥台阶上看球的小男孩——就是国际足联的官方推特第一个发出,巴西足协也很快转发了这个消息,一路自黑。


前“国脚”罗纳尔多作为巴西足球的标志性人物,一直力挺巴西主办世界杯。但随着世界杯日益临近,罗纳尔多实在忍不住,发出了批评的声音。


“我为拖沓的筹备感到尴尬。”世界杯开幕十几天前,罗纳尔多在公开场合说,“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政府应该在此前多做一些事情。


足球明星在巴西的影响力,比任何官员都大。罗纳尔多的这次批评,一言激起千层浪,连巴西总统罗塞夫也参与了回击。


“我们将要举办世界杯中的世界杯,”罗塞夫回应说,“我们没有什么可尴尬的,我们没有自卑感。”


可是,国际足联认同罗纳尔多的批评。


按照原计划,世界杯比赛使用的12座球场应该在去年全部交付,但截至开赛前一个月,仍有6座球场尚未完工。


“在国内,你敢在比赛前一天赛场还没造好吗?国内这是政治差错,要问责的。”《体坛周报》的陈亮难以理解巴西人不紧不慢的性格。


巴西人多用这样一个玩笑形容他们的足协:上帝给了我们最好的球员,但给了我们最差的管理者作为平衡。


这样搞世界杯:巴西人不干


巴西的每座体育馆外,安检过后都设有1至2公里的隔离区。隔离区内外,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6月12日,下午6点过后,伊塔盖拉球场揭幕战正酣,那是一场球迷的狂欢。但圣保罗市的其他地方,早已成为一座“死城”:在夜幕下的圣保罗市,除了路上加油站悬挂的足球和巴西国旗,难以找出任何有关足球、世界杯的元素。


巴西人似乎并不欢迎世界杯。开幕式后公布的正式预算显示,20分钟的表演花了巴西政府470万英镑。和其他同等类型的国际赛事相比,这实在是小菜一碟:伦敦奥运会花了2700万英镑,北京奥运会则是6500万英镑。


但对巴西人来说,举全国之力,办这样一场比赛,已经与他们对足球的认识相悖。“足球在巴西不仅是生活,甚至是一种宗教。”《今晚报》记者张文远说。


广州恒大队的巴西籍球员埃尔克森说,他的朋友在巴西萨尔瓦多做一个紧急的心脏手术,需要排队三年。“三年!这真让我震惊!”埃尔克森说,“我无法想象一个吃不饱还生病的人每天还能去看比赛?”


埃尔克森代表了大多数巴西人的想法。巴西体育部的网站上,有这样一组数据:从2010年到2013年,用于建设竞技场馆的资金已经达到了80亿美元,比用于教育与医疗的资金多了212倍。


抗议政府将用于民生的钱来办比赛,这就是所有罢工的根源。王卫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上世纪80年代他来的时候曾仰视巴西优良的社会基础:“但后来的二十多年,直到现在,巴西都没有什么变化。”


巴西人抗议的方式多种多样,警察、老师、公车司机罢工之后,亚马逊河的土著也进城来抗议世界杯,他们拿着长矛和弓箭,戴着羽毛头饰,草裙之上,大多没有穿上衣。


在里约热内卢,抗议队伍阻塞了市中心两条主要街道交通;在累西腓,借警察罢工3天之机,暴徒洗劫那里的超市和商店,陆军与国家宪兵队不得不进入市内维持秩序。


巴西还是世界上犯罪最猖獗的国家之一。


根据联合国打击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报告,2012年巴西每10万人中就有25.2人被杀,而今年世界杯,巴西会迎来60万外国游客。


科帕卡巴纳的海滩上,每走十米左右就能看见一个警哨;护送运动员大巴时,救护车、警车和防弹车联合开道;更夸张的是,巴西军方的军舰,此时也在里约的海港内徘徊。


球迷王盛君在到巴西前,就对可能遭遇的抢劫,做了准备:“相机准备了四台,手机准备了四台,现金也准备了一些,准备被抢……”


不过,抗议者们对政府的意见并不影响他们对巴西足球的支持。在街上,随处可见的游行的口号之一就是:“人民不是反对世界杯,而是反对世界杯的组织者。”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