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心理健康掀起IOC等国际组织关注,为市场提供潜在新机会
心理健康不仅仅是运动员和运动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也为市场带来了新机会。
050742019-05-28 10:05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为心理健康而战是值得的。”国际奥委会医药科学委员会、夏季奥林匹克项目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ASOIF)医药科学顾问组主席Margo Mountjoy博士这样说。心理健康不仅仅是运动员和运动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也为市场带来了新机会。

 

精英运动员的心理健康问题曾经是被忽视的,没有人谈论这个话题。在人们的印象中,运动员是强大的、坚韧的,他们在赛场上奋力拼搏,在领奖台上接受荣誉,挥舞双臂庆祝胜利,即使表现不佳,也不过情绪稍显低落。


当丁俊晖和孙杨第一次在赛场哭泣,舆论难以接受,评价他们情感脆弱或感情丰富。当傅园慧在赛后接受采访时用夸张的表情说“用了蛮荒之力”时,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新时代运动员个性丰富、善于表达的典型,捧成里约奥运会的娱乐话题之一。张继科赢得比赛之后踢挡板、撕衣服。再往前,2008年北京奥运会,刘翔退赛,未能实现在家门口夺冠的愿望……


2018年,退役的美国游泳传奇迈克尔·菲尔普斯在多个国际会议上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抑郁症经历,讲述他如何在房间里呆了五天,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甚至一度想自杀。听到这些故事时,你是否也觉得诧异和不理解?就是那个优秀无敌、有着阳光笑容的菲尔普斯?他会抑郁?


然而,许多年来,在世界各地,人们可能都忽略了运动员也是人类,心理健康是影响运动员成绩和人生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从事竞技性专业比赛和职业比赛的精英运动员。


近年来,运动员心理健康随着运动员的发声逐渐获得了各方面的更多关注,包括国际体育组织、国家协会和体育机构、媒体以及商业组织


在2019年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举办的世界体育大会(SportAccord)上,健康论坛(Health Accord)专门探讨了精英运动员心理健康和心理健康对运动表现的影响等话题,参与的嘉宾包含奥运冠军、国际奥委会代表、澳大利亚奥委会代表、以及为运动员和体育组织服务的商业机构。(观看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的健康论坛录像请点击此处


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健康论坛的运动员心理健康圆桌(图片来源:禹唐体育)


澳大利亚退役沙滩排球运动员、获得2000年悉尼奥运会金牌、参加过5次奥运会的Natalie Cook提到了主场压力这种运动员要承担的心理负担,尤其是在像奥运会这样的大赛中。在主场作战时,现场的本国观众会格外关注本国运动员的比赛,观众的数量会额外多,欢呼和失望情绪的表达也会格外有效果,这会对运动员造成很大的影响,和一般的比赛环境有很大的不同。


“我选择和人群进行互动,就像指挥人群交响乐一样,而有的队友则选择专注在赛场上,忘掉周围的事情。”Natalie Cook说。


参加过三次奥运会、在皮划艇大项下的每个小类中都获得过世锦赛奖牌的爱尔兰退役运动员Gearoid Towey说,有时运动员处理心理问题的一个挑战是他们不喜欢公开这件事情。很多运动员不想谈论自己遇到的心理问题;有时,他们会担心影响教练对自己的评价、进而影响选拔。


“作为一个运动员,他们很了解自己,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们可能并不了解自己。”他对禹唐体育说道。


另外,有些心理咨询师可能并不适合运动员。“心理学和体育心理健康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如果心理咨询师没有和体育相关的背景,就不是很好。最好的情况是,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同时也有体育领域的相关背景,明白做一个运动员是什么样的。”Gearoid Towey说。


人们常说运动可以提高领导力,那么运动员应该更有领导力,但是这在具有多年法医、企业心理学和运动心理学工作经验的Graziella Thake看来,也不全然如此。Graziella Thake告诉禹唐体育,“只有顶级运动员才可能是很好的领导者,才能发出较大的声音,而且当这些运动员走下领奖台,不再处于人们注意力的中心时,这段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很微妙的。而那些一直没有获得较大成就的运动员,问题也会很大,(退役后)可能会变得抑郁、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因为他们没有把自己在体育领域的经历延伸和扩展出去”。


幸运的是,现在,精英运动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已经开始逐渐受到关注,这其中包括国际奥委会等国际体育管理机构。


今年5月16日,国际奥委会在《英国运动医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BJSM))上发表了关于精英运动员心理健康的共识声明—— Mental health in elite athletes: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consensus statement (2019)。这份声明总结了现有的关于精英运动员(该声明把精英运动员的范围划定为职业运动员、奥运会运动员和大学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的科学研究成果,为医疗诊治、个人调节和系统性干预提供帮助。项目开始于2017年6月,对20个相关话题领域的文献研究进行筛查,2018年11月12日-14日由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召开了由相关领域专家参加的共识会议,对项目启动以来的文线筛查和回顾结果进行报告和汇总,然后起草了这份共识声明。在这个项目中也有来自中国专家的参与。


国际奥委会医药科学委员会、夏季奥林匹克项目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ASOIF)医药科学顾问组主席Margo Mountjoy博士在会后对禹唐体育确认,这是国际奥委会第一次发表关于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的共识声明


她告诉禹唐体育,“国际奥委会主持这个项目,项目包含一个大规模的研讨会,参与的科学家来自全世界,包括运动科学、运动医药、运动心理、运动精神病学、精英运动员等。”国际奥委会之所以开始关注运动员的心理健康主要是“听取了运动员的声音”,“运动员近年来强烈要求得到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两个领域的支持”。


“国际奥委会希望让人们意识到运动员心理健康受到的关注是不够的,希望化解对于心理问题的羞耻感,让运动员能主动寻求帮助。”


Margo Mountjoy博士


Margo Mountjoy博士表示,现在有很多可用的科学研究,当然还需要更多科学研究。她说下一步,国际奥委会将在这份共识声明的基础上,把这些已有的科学研究结果转化成工具箱(IOC Mental Health Toolkit),来引起人们对于运动员心理问题的关注、改变人们对于运动员心理问题的错误看法、帮助教练发现心理问题、帮助体育医疗人员进行诊断和治疗心理问题。


“为心理健康而战是值得的。”


除了体育管理机构,商业机构也已开始介入,为运动员提供第三方独立的服务和更多解决心理问题的资源。


皮划艇运动员Gearoid Towey在参加完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退役。在运动生涯中他从来没有产生过心理问题,但是在退役后的转型期遇到了心理问题,意识到运动员转型期的心理问题是很需要关注的。因此,2015年他成立了Crossing the Line(CTL)网站,一个为运动员开设的免费网站,也是一个公益组织,在网站上提供和运动员心理问题、运动生涯转型相关的资源、文章、运动员采访、播客、其他资源的链接等,也举办给年轻人的教育项目,在年轻人成为运动员之前提供心理健康相关的教育。


“CTL成立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对于运动员有很大的帮助。如果运动员能通过阅读其他人的故事而帮助到自己,那么这个网站就达到目的了。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去找心理咨询师,有时候只需要听听别人的故事。”Gearoid Towey说。


据他介绍,CTL现在大约有100000用户,来自全球各地,其中也包括中国的访客。


退役皮划艇运动员Gearoid Towey(分别为上图中的右一和左一)


除了CTL这个公益组织,Gearoid Towey最近还与澳大利亚奥委会合作,做了一个帮助运动员转型的项目,叫做The Athlete Advantage。这是一个公司,提供线上一对一咨询,帮助运动员维护心理健康、规划退役后的职业生涯,提供职业导师和工作实习机会。


Gearoid Towey说,运动员的生活通常都是被安排好的,有各种时间表,但是退役之后没有了计划,人就会不习惯,而退役是必然的,所以提早计划退役后的生活很重要,“对于思维和心灵都有好处”。


除了像Gearoid Towey这样的退役运动员,心理健康领域的人士自然也加入了这个领域,Graziella Thake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一个培养运动员心理能力和软技能的公司The Optimization Hub的首席执行官,她有心理学硕士学位,有法医、企业心理和运动心理领域的工作经验。


Graziella Thake说,The Optimization Hub的基本假设是心理适应能力和抗压能力是一种可以培养的软技能,需要在职业运动员中加以培养,帮助运动员提升职业素质和技能,预防心理问题。


职业运动员是一个年轻的人群,社会把这群年轻人过早地职业化了。在其他行业,人们入行以后有时间学习各种技能,比如如何与人沟通、如何做决定、如何规划时间,但是运动员可能没有相应的技巧和经验来应对各种各样的人和机构以及随之而来的问题。”


Graziella Thake


具体来说,The Optimization Hub为年轻运动员、运动员新秀、处于转型期的运动员、教练和体育界的女性提供培训和教育课程,致力于帮助运动员在8个方面做出改变。


Graziella Thake说,他们基于实证的课程打造方式,在这个领域是独一无二的,是开拓性的。


目前购买他们服务的包括运动协会、组织机构、球队、俱乐部和运动员,其中球队和协会更多一些。除了职业运动员以外,也有基于社区和学校的培训项目——目前有27000在校儿童参与项目。


他们的业务也在增长,正在给其他三个国家授权,在扩大规模和团队。除了在澳大利亚的总部外,在欧洲、加拿大、新西兰有办公室,马上要在英国开设办公室,也希望有一天能来到中国。


运动员的心理健康、职业生涯发展需要关注。说到底,其实也是给运动员多一些人文关怀,看到在精英体制下的体育界,每个运动员其实也是有正常感情和心理状况的普通人,强调运动是身和心的结合。


国际奥委会和一些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然而另一些国家可能还什么措施都没有。Gearoid Towey说在这个领域不同国家之间的情况是很不同的,但是即使多一些像世界体育大会健康论坛这样的公开讨论,也会对这个问题有所帮助。


同时,运动员心理健康和职业生涯规划看起来也正在成为一个新的可以拓展的市场空间。


更多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相关内容、视频和报道,请访问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报道页面


2020年世界体育大会将于4月19日至24日在北京举办,咨询参会、展览、赞助或合作请联系禹唐体育(手机/微信:15201643581),或点击此处填写表格。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