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教育是解决兴奋剂问题的根本方法
我们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也了解中国在反兴奋剂领域所做的优秀工作。我们会帮助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尤其是随着北京开始为三年之后的2022年冬奥运会和冬残奥会做准备。
022802019-05-24 17:00     来源:禹唐体育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图片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禹唐体育在黄金海岸的世界体育大会期间专访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了解当前世界反兴奋剂工作的状态和重点。


本周5月22日,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提名我国冬奥首金得主杨扬竞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一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委会和基金会董事会同时提名杨杨为副主席一职的首席候选人,并于前一周提名波兰体育和旅游部长维托尔德·班卡(Witold Banka)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主席首席候选人。


今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即将迎来一轮领导人换届,现任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Sir Craig Reedie CBE)和副主席挪威政治家 Linda Helleland 都将于2019年年底卸任。在11月5-7日在波兰卡托维兹举办的2019年世界反兴奋剂会议(World Conference on Doping in Sport 2019)上,新主席和副主席将获得任命。


现任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于2013年11月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第三任主席,任期三年。2016年11月,他再次当选主席,任期三年。他从1999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起就担任该机构的财务和行政委员会主席,也是执委会和基金会董事会的成员。


克雷格·里迪爵士曾是苏格兰羽毛球协会和世界羽联的主席,在羽毛球运动入奥中承担了关键角色;1992年成为英国奥委会主席,经历三届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1994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


在克雷格·里迪在任期间,俄罗斯反兴奋剂丑闻等事件被曝出,反兴奋剂教育的效果到底如何重新引起管理机构的关注和反思。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开始着手更新《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并制定多项新的国际反兴奋剂标准,更强调进行相关教育的重要性。


近年来,中国继续积极参与到国际反兴奋剂的工作中。2018年10月24-25日,北京举办了第二届全球反兴奋剂教育大会,克雷格·里迪爵士、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副局长李颖川出席会议,来自全球122个相关组织共201人参会。苟仲文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坚决打击滥用兴奋剂的行为,对兴奋剂“零容忍”,坚持三严方针。


如无意外,新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将在克雷格·里迪任期结束前获得通过,从2020年起,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将着手推广新条例和新标准,推动反兴奋剂教育工作。而如果届时杨杨当选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我们将很高兴地看到中国代表在世界反兴奋剂领域的领导工作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SportAccord)上,克雷格·里迪爵士接受禹唐体育的采访,谈了谈世界反兴奋剂工作目前的状况。


采访视频:



禹唐体育: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暂停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多年,这样的制裁对于世界反兴奋剂工作以及世界体育发展有没有影响?


克雷格·里迪爵士: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没有遵守反兴奋剂规则,因此被禁。直到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再次遵守反兴奋剂规则,否则我们什么都不能做。现在,我们可以做的是考虑重新评估或开始重新评估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在这期间,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所采集的所有样本,都交由俄罗斯境外的一家取得资质的兴奋剂检测实验室来分析。所以,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关闭对于反兴奋剂领域的影响是可以忽略的。


禹唐体育:世界反兴奋剂工作面临着哪些挑战?


克雷格·里迪爵士:当下世界反兴奋剂工作还有很多挑战。其中之一是让所有相关机构,包括各国反兴奋剂机构、国际单项体育协会等,遵循即将在2021年1月1日生效的新《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目前我们在开发一个合规项目,目的是让所有机构在工作中更好地遵循反兴奋剂规则;我们知道市场上在不断出现新的兴奋剂物质,我们的科学家了解这个情况。


最后,我们正在开发一套教育标准,因为教育全世界的年轻运动员才是解决兴奋剂问题的根本办法,而不是检测。


禹唐体育:从根本上减少兴奋剂的使用需要从哪些方面着手?


克雷格·里迪爵士:我们必须教育人们。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在洛桑举办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研讨会,有接近1000人参会。会上我们问参会代表们,什么是最重要的,参会代表们都认为不是实验室,不是检测,而是教育。所以我们即将推出一套新的教育标准,这套标准是主要的措施,来让公众、运动员和青少年都明白不能违反兴奋剂规则。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在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接受采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禹唐体育:去年您曾与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会面,在反兴奋剂工作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与中国会如何合作?


克雷格·里迪爵士:我和苟仲文局长很熟悉。我们和世界上所有主要国家都在合作,在和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合作,也知道北京兴奋剂检测实验室。中国最近会推出新的法规,我觉得这会有助于中国反兴奋剂工作的提升,我也希望新法规会停止在中国仍频繁存在的兴奋剂物质的生产制造。


我们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也了解中国在反兴奋剂领域所做的优秀工作。我们会帮助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尤其是随着北京开始为三年之后的2022年冬奥运会和冬残奥会做准备。


禹唐体育: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正在酝酿新的《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推出新条例的意义是什么?


克雷格·里迪爵士:现在有一版新修订的《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会在今年11月提交给在波兰举办的2019年世界反兴奋剂会议(World Conference on Doping in Sport 2019)。如果新条例通过,就将在2021年1月1日生效。


在这个条例之下,还有五到六个关于检测、实验室等的国际标准,以及新的教育标准和新的检测结果管理标准。所有标准届时也都会进行推广。然后就将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来确保让所有相关机构理解新标的内容,并相应地对组织内部规章进行调整,从而确保遵循新规和新标的要求。


新的标准是更新过的,更现代化,在制定过程中和上百人或机构做过咨询。我们对新标的规则做了修改,更加符合当下的情况,它们会让反兴奋剂工作整体比以前更好。



观看克雷格·里迪爵士在2019年世界体育大会法律论坛的专访,请访问此链接


2020年世界体育大会将于4月19日至24日在北京举办,咨询参会、赞助或合作请联系禹唐体育(手机/微信:15201643581),或点击此处填写表格。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