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扎比王室投资十年,金元曼城让切尔西相形见绌
曼城易帜的十年,在英格兰足坛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0526162018-09-07 16:00     来源:体坛周报 记者/林良锋


禹唐体育注:

上周六是曼城易帜十周年,瓜迪奥拉以2比1击败纽卡,为志庆略备“薄礼”。几个月前,瓜迪奥拉的球队已经为东家的这一历史性时刻打开了香槟:夺得队史第3个英超冠军。这么一看,他在曼城的第一个赛季,就有点为庆典预演和彩排的味道。


英格兰足坛讲究里程碑,逢十逢百就有隆重的纪念。曼城易帜的十年,在英格兰足坛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作为金元足球模式的第二个典型,曼城的崛起对旧秩序产生了极大冲击,先吃螃蟹的切尔西也相形见绌。


曼城和切尔西的模式,有别于传统。在二十世纪下半叶,英格兰足球靠“养”,既有市场上的交易,也靠自身造血。在电视进入足坛之前,职业足球的规模很小,在一国经济中只是微小的一部分。“养”是职业足球的天然活法,人们意识到职业足球是巨大的商机之前,没人大张旗鼓地投资俱乐部。


上世纪五十年代,桑德兰做过初浅的尝试,被讥为“英格兰银行”,但主流还是自给自足。进入廿一世纪,职业足球经过全球直播推广,已经在世界各地深入人心,成为视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足球已不再是局限于某一地区的文娱活动,而是全球文化互相渗透的反映。


阿布扎比王室投资曼城,在其整体文化和经济战略输出中占有关键的一环,较之阿布在世纪初买下切尔西,目的更清晰,规划更扎实。曼城易帜这十年,让人们再次看到了巨资改变一家俱乐部,甚至一国足球外观的效果。


切尔西和曼城初遇金主时,足坛无不充斥着鄙夷和质疑。鄙夷是卫道士们对俱乐部背弃传统的批判,质疑则是担忧突如其来的资金会毁掉长久以来的生态,一旦资金撤离,俱乐部可能失去继续生存的环境。切尔西和曼城都活得比以前更好,暂时打消了人们对外资的敌意,但又激起业界另一种不满:两家短期内暴敛锦标,冠军都让钱买去了,其它俱乐部怎么活?


阿布扎比入局,无疑受到阿布在切尔西成功的感召。切尔西在阿布治下的头十年,以夺得队史第一座欧联杯划上句号。这十年,切尔西几乎拿遍了球会级的集体荣誉,独缺世俱杯。浅蓝的收获略输深蓝,让人感受到竞争更激烈的现实,也是经济领域追加投资后,回报却逐步衰减的体现。


曼城和切尔西迅速崛起,脱离了之前大半个世纪的“养成”模式,曼城的基础比切尔西更薄弱,资方的投入也更庞大。用时任体育总监马尔伍德的话说:“我们一开始就着重人才投资,感觉很像先盖屋顶,再谈地基。”曼城的青训基地耗资数亿,是在易帜五年后才建成的,各项基础设施也在最近几年逐步完善,但对于职业俱乐部的重建,人力资源才是地基。


吸引人才,比盖楼更艰难。当时能意识到曼城正进入历史新时期的人不多,能来的也多是一流尾,二流头的球员和教练。


英格兰国脚巴里是其中之一,他本有机会加盟利物浦,但在等了一年之后,毅然放弃立刻就有的欧冠机会,投身曼城的复兴大计。很多前辈大骂他眼里只有钱,马尔伍德和巴里同驱一车,广播里阿森纳名宿伊恩·赖特在点评巴里的贪婪,马尔伍德问对方要不要把收音机关了,“开着,我听听他们咋说,看怎么证明他们是错的。”巴里只等了一年了,曼城就破咒拿回了足总杯,又等了一年,英超圆梦。


巴里只是很多见证和亲历曼城崛起的幸运儿中的一个,那些匆匆过客,比如罗比尼奥和特维斯,带着怀疑而来,揣着遗憾远走。最大遗憾属于卡卡,他拒绝了曼城的邀请,投在皇马门下。事实证明,卡卡的预见能力,远不如他在场上的高瞻远瞩。他加盟皇马之后,职业生涯急转直下,再无起色。


而将信将疑的亚亚·图雷、大卫·席尔瓦和阿圭罗,则成了曼城球迷的偶像,在曼城队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孔帕尼目睹了曼城剧变的全过程,他甚至没来得及体会发生了什么,曼城就在他的眼前开始了脱胎换骨的旅程。


曼城和切尔西共享很多追求,但在具体操作上,前者更有耐心,也更具整体思路。


阿布困在成绩和风格的矛盾中,一直未能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场面。第二个十年走了一半,他已经意兴阑珊,最近传出有意放盘的风声。


曼城则在第一个十年结束之际,即将开启更宏伟的篇章。收购初期,曼城录得史上最大的亏损,十年后,该队的军饷已经降到了营收的一半。曼城从一开始就追求风格和成绩并重,马克·休斯、曼奇尼和佩莱格里尼接棒,完成了初期的任务。


曼奇尼的第一个英超冠军,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尽管他的个性略显乖张,但不妨碍他成为俱乐部中兴的头号功臣。休斯只能吸引本土的二流球星,曼奇尼却能带来外援中的菁华。曼奇尼和佩莱格里尼是瓜迪奥拉时代的前传,已经落袋的3个英超奖杯,是曼城跻身欧洲豪门会所的名片。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阿布扎比王室投资十年,金元曼城让切尔西相形见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