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P横加阻隔,资本护航的ITF能让戴维斯杯顺利改革吗?
在ATP和WTA这两大职业组织面前,ITF也只能靠戴维斯杯来充充门面了,这也是其最具盈利能力的赛事。
048472018-08-09 21:15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ITF和ATP正在暗地里进行一场较量。


国际足联世界杯无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体育IP,它的概念足够强大,而且能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它也提供了一项体育运动的顶级竞争模板。更重要地,它是代表国家的团体活动,能够最大范围地吸引粉丝。


网球也有类似的团体性比赛,男子叫作戴维斯杯,女子叫作联合会杯,都归ITF统一管辖,但是和国际足联世界杯比起来,网球的团体赛事的确有些鸡肋的味道了。当然,相比于联合会杯,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戴维斯杯更能代表网球运动厚重的历史。


在ATP和WTA这两大职业组织面前,ITF也只能靠戴维斯杯来充充门面了,这也是其最具盈利能力的赛事。但是职业网球赛季赛程密集,很多大牌选手都会选择性参赛,戴维斯杯所处的位置就更显尴尬了。那些世界排名前列的顶尖球星即便参赛,也是出于对国家荣誉的尊重,至于球迷和媒体,对这项古老赛事更是意兴阑珊。



一直被诟病故步自封的戴维斯杯于今年二月底宣布了一项重大改革计划,简单点说,就是把原来分散的赛程集中,故而形成一种锦标赛的形式,看起来与国际足联世界杯或者其他运动的单项世锦赛没什么差别。按照计划,首届赛事会在明年11月份举行,共有18个国家参赛,赛程为期一周,总奖金高达2000万美元。


巴萨球星皮克创立的Kosmos投资集团是这项计划的幕后支持者,他的好朋友,也是乐天株式会社CEO三木谷浩史也有参与。该集团计划在未来25年里为新戴维斯杯投入30亿美元。在下周于奥兰多举行的ITF年度大会上,戴维斯杯改革的提案将会进入终审阶段,只有得到至少三分之二的赞成票,ITF的这项计划才能最终成立。


不过ATP半路杀出,有意与ITF正面对决。上月初,ATP透露重启网球团体世界杯(World Team Cup)的想法,全新赛事计划在2020年1月启动,澳大利亚网协也是该赛事的主要合作方。其实ATP曾经在1978至2012年间举办过类似的团体比赛,地点固定在杜塞尔多夫,共有八支队伍参赛,最终还是因为经济效益问题停摆。全新的网球团体世界杯将会容纳24支国家队参赛,总奖金为1500万美元。



ITF想要唤起人们对戴维斯杯的关注,但是如何说服运动员接受这种改变可能并不容易,因为大家不愿意在一个忙碌的赛季之后继续延长赛程。不过将比赛放在休赛期的好处是可以让更多城市得到承办机会,从而为赛事带来稳定收入和全新的关注度。来自ATP的竞争又让局面变得复杂,因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举办两个类似的团体比赛,看起来有些荒谬。


在ATP看来,一项全新的赛事意味着更多可以出售的权益,包括赛事版权以及商业赞助。男子网坛仍然巨星云集,这是吸引粉丝的基础,不过人们也对网球的未来表示担忧,年轻球员迟迟不能接过大旗,而非明星球员的生存状态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网球团体世界杯提供了更多充满竞争性的机会。


ATP执行主席兼总裁克里斯·科莫德(Chris Kermode)表示,新赛事能够带来长期的可持续性,这不仅体现在财政上,从球员健康的角度考虑,在年初比赛是至关重要的。这似乎充满了对戴维斯杯改制含沙射影的味道。ITF方面对此的回应是,不会改变原来的承诺,而ATP则错失了与ITF合作的机会,双方本可以通过积极有益的方式来推动网球运动的发展。



ITF主席大卫·哈格蒂(David Haggerty)则认为,新戴维斯杯会对网球运动投资产生重大影响,对于ITF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因为这是对未来几代球员的投资,只有ITF是这样做的。“我们能够投入2200万美元的新增资金用于网球发展,从而帮助世界上所有国家。此外,还将为运动员提供2000万美元的奖金,这将确保顶级运动员的发挥。”哈格蒂把ITF形容为真正的游戏改变者。


哈格蒂还承认,自己在很多顶尖球员那里得到了积极的反馈,像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就是新戴维斯杯的支持者。不过也有不少运动员持反对态度,像巴西人布鲁诺·索阿雷斯就认为这是在杀死这项比赛。也有球员更倾向于ATP带来的新赛事,除了比赛时间更亲民,他们还认为球员会在赛事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哈格蒂坚持认为,提高改制后戴维斯杯的知名度最终将成为他在全球范围内发展网球运动的首要战略。他在2015年9月当选为ITF主席时就承诺,要为ITF带来财务的稳定性,而戴维斯杯的日渐式微让他不得不寻找新的财政增长办法。在哈格蒂看来,这是对网球未来的投资,让更多国家能够培养出优秀的网球运动员。



当然,哈格蒂的目的可能并非如此单纯,他的ITF主席任期将在明年夏天到期,改制戴维斯杯将成为他连任的重要砝码。印度人阿尼尔·卡纳一直是哈格蒂的主要竞争对手,他也主张为网球欠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支持,而戴维斯杯改制正合其意。


在与ATP的博弈中,ITF最大的竞争砝码就是争取到了巨大的资本靠山,除了皮克和三木谷浩史,美国富豪拉里·埃利森也对ITF的改革计划拍手称快。人们更熟知的埃利森身份必然是甲骨文公司创始人,事实上他还是印第安维尔斯网球公开赛的拥有者,这项赛事一直有着“第五大满贯”的美誉。


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自己很乐意接受创新的想法和机会,对戴维斯杯的新形式感到兴奋,还会为赛事投入巨资。印第安维尔斯网球花园也准备在2021年迎接全新戴维斯杯的到来。



从球员情感上讲,必然会对ATP的接受度更高,因为大部分球员普遍对ITF没什么好印象,更何况新戴维斯杯还要占用一周的假期。但是ITF有资本保驾护航,这是很有可能打动主要投票国的。无论如何,谁也不愿意看到ATP和ITF两败俱伤,争论和摇摆短期内应该还无法休止。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