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VS洛杉矶,国际奥委会的两难选择
巴黎还是洛杉矶?这是一个问题。
0358452017-05-18 17:49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影响力自然无需我们多言。除了体育经济本身外,这个世界级的盛会也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方面,从而对主办国产生深远的影响。


对于国际奥委会而言,2020东京夏奥会正有条不紊地准备中,2022北京冬奥会更无须担心,但2024夏奥会主办权的归属却着实是个颇令人感到头疼的问题。在德国汉堡、意大利罗马与匈牙利布达佩斯相继退出申办2024年奥运会后,巴黎与洛杉矶这两大世界级城市间的争夺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5月10日至12日,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对洛杉矶申办2024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情况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考察。对此,洛杉矶2024申奥团队可谓是相当重视,他们甚至组织市民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附近的森林公园里摆出了创世界纪录的“欢迎”字样,充分展现了自己的热情以及对主办2024奥运会的渴望。



在3天的考察时间里,洛杉矶2024申奥团队向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介绍了包括奥运村和残奥村所在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现有设施以及城市多处运动设施、娱乐设施、新媒体技术等方面的发展情况。


在接受禹唐体育记者采访时,洛杉矶2024年奥申委首席执行官Gene Sykes表示“我们拥有举办1984年奥运会的优势,很多人还记得这一点——现在40多岁的人当时还是青少年,年纪更大的人可能还参与过当时的工作。那一届奥运会非常精彩,为市民带来了积极体验。你会听到人们谈论他们当时做了什么,大家对那些赛事都有非常美好的回忆。”


为了承办此次奥运会,洛杉矶承办奥运会的预算是53亿美元,高于巴黎。针对申办奥运会所产生的财政压力,Sykes向禹唐解释道:“这届奥运不仅不会花市民的钱,还会实现盈利。而且他们不担心交通问题,因为上次奥运会已经想出了解决办法,他们期望这次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因此,拥有积极体验和正面态度的公众,从我们决定申奥开始就是个极大的优势。” 



“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不能铺张浪费,充分利用合作伙伴及其资源,例如把奥运村建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我们派了一些运动员前去考察,看看我们能在那里做什么,他们说那里很适合建奥运村,这就意味着我们不用再新建一个奥运村了。” Sykes说道,“那些担心这次申奥会导致在我们的城市大兴土木、大肆铺张的‘犹豫派’也很高兴。我们的决策非常严谨,在尽量降低风险的同时带来极好的体验。”


Sykes 这样评价奥运会的意义:“有研究团队研究了奥运会对我们的城市的整体影响,结果表明,奥运会前期和比赛期间的经济效益将会达到110亿美元,超出奥运会本身的投入和收益。加州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超过法国等地区。但是经济效益并不是促使我们申奥的原因。过去的积极体验激发了我们的申奥热情。”


与洛杉矶相比,巴黎对于2024奥运会的重视程度也不落下风。与此同时,同洛杉矶一样,巴黎对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提出的“以历史性的双重投票来分别授予两个城市2024和202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并不感冒。在今年四月召开的2017国际体育大会现场,巴黎2024 CEO Etienne Thobois 表示,他们没有申办2028年奥运会的B计划,只有申办2024洛杉矶的A计划。



事实上,他们为了能够实现A计划,也做出了种种努力。在巴黎结束申奥考察工作的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鲍曼表示,在与巴黎奥申委就愿景、理念和奥运遗产等方面沟通交流后,巴黎奥申委展现了一个“出色”和“注重细节”的申奥规划方案。


而巴黎奥申委联席主席托尼·埃斯坦盖则认为,巴黎方面与国际奥委会代表团的对话“富有建设性”。他表示,申奥规划方案中的场馆、交通、奥运遗产等相关方面给代表团留下了深刻印象。


鉴于2024的申办只在两个城市中选出,因此双方的竞争已经变得相当激烈。对此,法国《费加罗报》甚至还挖出了这样一条线索:截止4月5日,洛杉矶2024奥申委的脸书点赞总数为1051665次,而巴黎只有236630次。对此,法国人指责美国人“买点赞”充面子,但美国人当然予以否认。



不难发现,虽然申办2024年奥运会的城市从五家缩减为巴黎与洛杉矶这两家,但就2024而言,国际奥委会倒是不需要过多担心,毕竟从上文所介绍的内容中,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巴黎与洛杉矶的热情。


事实上,到了2028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可能遇到无城市主动申办的尴尬局面才是其所真正担心的。正因如此,巴赫才有了之前“分别授予两个城市2024和202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这样的大胆想法。而在这样的想法背后,无疑也暴露了国际奥委会近年来所遇到的困境。


在今年国际体育大会的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做了开幕致辞。在演讲中,巴赫表示:“奥林匹克2020议程已经改变了我们的办赛哲学。现在,越来越多城市已经在围绕着可持续性、可执行性和赛事遗产来开展他们的申办工作。在奥林匹克2020议程下,我们询问申办城市他们希望通过奥运会达到怎样的发展目标。2024年奥运会是第一届完全由2020议程指导的奥运会,我们已经能看到积极的结果。实际上,如果没有2020议程,2024年奥运会可能没有申办城市。这说明了创新和在正确的时间创新是多么重要。”



可以看到,巴赫将2024年奥运会目前所取得的成绩同《奥林匹克2020议程》所带来的改变相挂钩,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奥林匹克2020议程》,2024奥运会或许就将面临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


至于原因,巴赫则将之归结于公众对于当权阶层的不信任感:“在公众的眼中我们属于那个群体(当权阶层),而当几个权利机构合作的时候,他们的不信任感就变得更大。这种对权威的不信任,让奥运申办更困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失败的申办还会继续发生,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让申办的城市越来越少。”


中国人讲究“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因此在禹唐看来,比起将奥运会所面临的发展困境归结于公众对于当权阶层的不信任,不妨更多地思考一下公众不信任国际奥委会的真正原因,以及其自身所存在的种种不足。


今年9月13日,2024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举办城市将在秘鲁利马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揭晓。巴黎还是洛杉矶?届时我们就会知道最终答案。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